外媒:高智晟出狱 六颗牙齿鬆动馒头撕碎吃

中国最着名的人权律师和一个大胆的政府批评者週四被释放,但是仍然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高智晟抵达乌鲁木齐的岳父家中。高智晟妻子耿和跟丈夫通了电话。高智晟的六颗牙齿鬆动,在狱中需要将馒头撕碎吃。

美联社:你可以想像高智晟受到甚幺样的虐待吗?

美联社8月7日报导说,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旧金山的家裏告诉美联社,週四下午,高智晟跟他哥哥一起抵达乌鲁木齐并且被带到他妻子姐姐的家裏。

「我跟高智晟通了电话。我跟他说话了。」耿和说,声音里充满了情绪,因为这是她四年多之后第一次跟丈夫说话。

但是耿和说,很显然,监管人员在场,他们陌生的声音充满了她姐姐的房间。

「我问他他的健康状况怎幺样,他所有能说的就是,『我的牙齿很糟糕。』」

耿和说,她姐姐告诉她,高智晟的六颗牙齿鬆动,他不得不用手将监狱给的馒头掰成小块塞进嘴里。「你可以想像,他在那裏面受到甚幺样的虐待吗?」

在被监禁之前,高智晟是中国领衔的人权律师,因为他大胆的捍卫政治敏感的被禁法轮功精神运动成员而备受尊重。他被提名为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

高智晟的被释放和跟亲属的团聚对于他标誌着一个潜在的转折点。在过去三年,他只被允许被探望两次。他的妻子和两个子女因为担忧自己的安全,在2009年逃到美国,并获得政治庇护。

但是活动人士和其他人权律师说,他们怀疑当局将给予高智晟哪怕一些基本的自由。他仍然被视为中国人权律师界的领军人物。

「在所有的人权律师当中,他承受了最多,我们很高兴他今天能够出来。」北京人权律师李方平说,「但是我们对于未来的日子感到非常悲观。在过去,他总是要幺被非法拘禁,要幺被酷刑折磨。我们非常担忧是否他将能够重获完全的自由。」

高智晟于2006年被裁决颠覆政权罪并被判三年监禁。他获得缓刑,但是在2009年被国安带走。这是他第一次失蹤,点燃国际谴责。在2011年,他被送回监狱,当局称他违反缓刑条件。

纽约时报:当局深深感到高智晟仍然是一个威胁

《纽约时报》8月7日报导说,中国最着名的异议律师高智晟获释,但是仍然不清楚他将享有多大程度的自由,以及是否他将能够跟他流亡的妻子儿女团聚。

在2006年被警方拘捕之前,高智晟代理一系列的政治争议案件,成为中国最着名,最有战斗力的人权倡导者之一。但是他那年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使得他成为中共决心使用联合国专家小组所称的「武断和冷酷无情」的手段箝制异议的一个例子。

官方的保密使得外界最初都搞不清楚高智晟究竟是否被释放了,或是否他可能面临又一段单独监禁。週四下午,他的哥哥证实他陪伴高智晟离开监狱。

他的哥哥高智义告诉《纽约时报》,「他出来了。一切还好。」他说高智晟在他的岳父家,但是没有说高智晟将在乌鲁木齐停留多久,或下一步可能发生甚幺。

「他不能跟你说话。」高智义说,「不管怎样,他将在他岳父家裏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再看。在那之后的情况我就更不知道了。」

中共官媒对高智晟保持沉默。胡佳在推特上引述高智晟的哥哥的话说,两人将在乌鲁木齐休息几天,然后回到他们的家乡陕西省。

高智晟被释放发生在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在全国追逐政治异议人士,监禁权利倡导者的时候。然而,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也承诺创造更加负责的法律制度。

「高智晟将如何被对待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将观察是否现任领导人对待他跟先前政府有任何不同。」

人权观察研究员王马雅说。「他们将再三对高智晟使用强迫失蹤吗?」

胡佳说,高智晟可能将仍然处于严密警方监控之下,并被阻止回到北京。「他仍然拥有很高的声誉。」

「当局深深感到,高智晟仍然是一个威胁。」胡佳说。「他可能被放进一个家裏的黑监狱。」他指的是乡村里的非正式拘禁场所或一些其他隔绝的地方。「或者他们可能判断,让他流亡更好,因为他被当作一个不稳定分子。」

高智晟曾经是一名士兵,后自学通过律师考试。在九十年代,他开始代理争议性案件:资产被抢的煤矿业主,失地农民,地下教会成员。

在2005年他公开指责当局虐待狱中的法轮功学员。儘管国安收紧对他的监控,他仍然拒绝放弃为法轮功案件辩护。

路透社报导说,高智晟获得国际声誉,是因为捍卫宗教自由,特别是为被禁的宗教团体法轮功学员辩护。

(责任编辑:高静)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