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对中国市场信心下滑 专家:中共提升信心唯一途径是大胆改革

中国经济放缓,分析师认为对于如何提升商业和消费者对经济前景的信心,北京几乎无计可施。专家表示,中共更大的问题是需要努力使其法规与国际规範接轨,这并不容易,而且不会很快发生。

商业及消费者对中国经济前景信心下滑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受到贸易战不确定性的影响,中国消费者对经济前景的信心急速下滑,并减少对昂贵商品的消费,导致中国今年汽车和智能手机的销量大幅下降。

德勤(Deloitte)会计事务所12月19日公布对在华公司财务主管(CFO)的最新调查结果,82%的受访者表示对中国经济前景不乐观,而六个月前的调查只有30%的受访者表示不乐观,这意味着贸易风险攀升造成在华企业对中国经济的认知出现重大变化。

此外,56%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公司已受到贸易战的影响,仅38%表示2018年能达到预定的盈收目标。

分析师预期,由于中美贸易战,中国今年的GDP年增率为6.5%,明年可能进一步下滑。如果北京未能在明年3月1日以前与美国达成协议,将面临华府更大的惩罚性关税。

中国社会科学院12月24日发布2019年《经济蓝皮书》,预估明年中国GDP增长率会下滑到6.4%左右,而最大的外部冲击是美中贸易摩擦。世界银行12月20日发布最新的「中国经济简报」(China Economic Update)报告,预测2018年中国GDP增长6.5%,2019年则下降到6.2%。

中国经济债务太高北京政策空间缩小

分析师表示,中国经济的最严重问题是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债务水平过高,北京若想推出积极的刺激经济方案,恐怕会使债务问题更加严重。

在此情况下,中共增强外界对中国经济前景信心的唯一途径,就是推动重大的经济改革和国内经济的进一步开放。然而,一些分析人士担心,在商业及消费者的缺乏信心变得根深蒂固之前,北京政府可能已没有时间应对经济下行的问题。

BBVA Research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夏乐(Xia Le)认为,目前消费者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达到了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是这一次,北京没有多少选项可以用来增强信心,因此其可能会把重点放在更大幅度的减税。

上週,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同意通过减税和保持资金流动,以提高对经济增长的支持。多位分析师亦认为,北京现在缺乏为经济注入活力的选项。

「与2008年相比,中国(中共)现在的政策空间明显缩小」,夏乐说:「中国企业部门的高债务水平以及金融市场的脆弱性,使得当局对提出大规模刺激措施可能产生的副作用更加谨慎。」

「此外,考虑到与美国的贸易冲突,来自华府的外部压力将使得北京领导人避免使用产业政策应对经济衰退。」他说。

穆迪估计,中共地方政府所运营的企业实际负债可能达到人民币60万亿元(8.69万亿美元),超过中共地方政府今年第四季度报告的预算内债务三倍多。

此外,根据穆迪的预测,中国的企业仍然相当高的槓桿,对非金融公司(non-financial companies)的贷款现在为其GDP的160%,这个比例在美国为74%,日本则为99%。

专家:外部压力或促使中国开放市场

近年来,中国家庭的债务亦呈激增现象,家庭资产负债比率(家庭债务相对GDP的比率)从2008年底的17.9%飙升至2017年底的49%。在此情况下,专家质疑支出是否能支撑中国的经济增长。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Liu Yuanchun)告诉南华早报,造成中国的高债务水平的原因是北京的经济管理方式破坏市场。

「这些问题很难解决」,他说:「许多问题都是(政府)的经济政策及和行政控制的产物。」因此,要想解决这些问题,「下个阶段的结构改革必须是大胆且果断的」。

CEB国际投资研究部负责人林樵基(Banny Lam)认为,外部压力可能会促使中国开放市场。

「今年,我们已经看到北京採取一些措施开放保险和证券经纪等行业」,林说:「但是对中国(中共)来说,更大的问题是它还需要努力使其法规与国际规範接轨,这并不容易,而且不会很快发生。」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