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的他学贷破百万 求职难续留校研究

七十九年次的吴婷婷,大学毕业后投掷十几份履历,三个月后才找到第一份工作,从事线上学习的网页设计,每天工作八小时,扣掉劳保,实领不到十八K,连二十二K都不如。她就算不吃不喝四年,读大学四年爸妈花在她身上的百万元教育投资也无法回收。想到这里,她很心酸。妈妈廿五年前大学毕业的薪水都比她现在高,「大学生变不值钱了!」

家住高雄的婷婷,从北部一所私立大学毕业后,面临二十二K的低薪时代,她不敢留在北部谋职,回高雄投递了十几份履历,大多数石沉大海,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线上教学网页设计工作,但老闆说试用三个月,时薪一○三元,有劳保,没健保,她的健保依附在冈山一家螺丝工厂上班的妈妈那里。

廿三岁的青春脸庞,在南台湾的豔阳下却有些惨白,如同她的心情。「幸好我住在家里,不必付房租,想省晚餐钱时,还可以回家吃晚餐」。

她的父亲从事修理饮水机的工作,一辆赖以谋生的发财车,高龄廿年还在「老骥伏枥」;妈妈几乎不买新衣服、也不上美容院,双亲省吃俭用,就是不忍心女儿毕业就背负一身的学贷。

六十九年次的邱正平,花了七年时间拿到博士学位,却发现博士学位对求职没帮助,因为高学历,大家就拿「放大镜」来看。从大学一路念到博士,学贷破百万元,经济不景气的过渡期,他先窝在学校当博士后研究,等景气好转看能不能往业界发展,也不排除到对岸谋出路。

专攻机械工程的邱正平,去年七月从国立大学机械所博士班毕业,他说,博士生满街是,到大学谋教职,粥少僧多,他想都不敢想;但顶着博士光环,到业界谋职,人家会拿着放大镜看你,除了大公司和外商还有可能聘用博士人才,中小企业根本求职无门。

从大一到博七,三十一岁的他已背负了一○三万就学贷款,他估计,可能要到四十几岁才还得清。他说,想先立业再成家,博士后研究不算正式工作,将来还是想往业界发展,如果台湾工作机会不好找,不排除到大陆发展。

Tableau 提供支持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