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参议员阻挡 纽约「大麻合法化」触礁

本届议会本应该在昨日(19日)週三结束,大麻合法化支持者做了最后努力,但还是失败了。不过立法者们达成协议,进一步放宽大麻的「非罪化」以及撤销以前的因持有少量大麻而受逮捕的记录,为此他们需要延长一天来投票。

州参议员阻挡 纽约「大麻合法化」触礁 森林小丘居民抗议医用大麻店进驻学区和居民区。

得知「大麻合法化」夭折的消息后,一直抗议社区内的医用大麻店和抵制「大麻合法化」的森林小丘部分华裔居民,在「居民联盟」的微信群内欢呼,欢庆他们抗争的胜利。

民主党立法者一直为这个提案努力,虽然达成了一些目标,毕竟没有最后通过。力推合法化的曼哈顿参议员克鲁格(Liz Krueger)说:「我们已经非常接近终点了,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

根据《每日新闻》(Newsday )报导,多个民主党参议员在阻挡了法案的通过上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当中包括来自长岛的6名州参议员,以及皇后区州参议员史塔文斯基(Toby Stavisky)、布碌仑州参议员Roxanne Persuad等,这些议员的态度比所谓的进步派民主党要温和。

史塔文斯基的选区包括森林小丘、法拉盛。她表示选区内有八成的选民是亚裔,他们不仅反对大麻合法化,而且反对医用大麻(进社区),「我的选区内就有一所医用大麻店。我的选民把我送进奥本尼来代表他们的立场,另一方面,我也做独立的判断。」

去年7月森林小丘的学校附近开设一家医用大麻店,当地华裔居民臧东慧等组织了多次抗议,并且书写请愿书、前往州参议员史塔文斯基、州参议员艾达博(Joseph Addabbo)的办公室,就医用大麻店选址等提出意见,同时表达对娱乐大麻合法化的反对,认为大麻合法化将对健康、道德带来无法估量的危害,其负面效应非增加税收可以抵消,意见获得史塔文斯基的认同。

参议们最担心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包括地方郡县是否选择退出、大麻税收怎幺分配、如何阻止「吸食大麻司机」驾驶、执法资金不足以及学校中的健康问题等等。

「我认为你得从我们道路上受什幺影响来看待这件事情,这个州有着最高的死亡交通事故率。」长岛长滩民主党参议员卡明斯基(Todd Kaminsky)说。同时,他说,执法者告诉他,他们也没有相关的法律来监管吸食大麻的司机。

妥协的法案包括:减少罚款到50美元;取消重犯者要罚款250美元以及蹲监15天这一条法律;在公共场所吸食大麻也不能被捕了;以前因小量大麻被捕的记录需要消除等。

希望大麻合法化的人们非常愤怒,他们的理由是:对少数族裔的社会公平没有实现;他们还希望把今后的大麻工业税收用于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社区。不过,这个想法在其它已经合法化的州的实践和经验中被证明是自相矛盾的。

根据反对大麻组织SAM的多个研究与报告发现,「大麻工业历来把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社区作为靶子和牺牲品」;「大麻的商业化将继续让成瘾物工业在少数族裔群体身上挣钱的同时使其更加边缘化」等结论。

在本报收到的一份声明中,前联邦众议员、精神健康活动家肯尼迪(Patrick Kennedy)要求纽约的立法者们为社区和孩子负责,拒绝合法化大麻;他称那些关于合法化的所谓好处都是「空洞」和「骗人」的。

「在纽约把大麻合法化不能带来社会公正,不能让少数族裔赋予力量,不能结束鸦片类药物危机,更不能带来大量的税收。」肯尼迪说道,相反,只能让大麻投资者与生产者赚钱,让人们失去性命。「不管大麻工业怎幺说,大麻合法化所带来的精神和身体健康影响、真正的公共安全问题,以及纳税人的花销,如果不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也是极其重大的损失。」◇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