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露南周事件内幕被解职 曾礼去世引发悼念潮

(德国之声报导)根据南方週末官方微博,曾礼在回乡扫墓期间因消化道静脉大出血,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享年61岁。该微博表示,「南方週末同仁哀悼和怀念这位老报人,并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一位内部知情者撰文透露,「如果没有年初南方週末的风波,曾老不会走」,「曾老的情绪一直很激动,特别是被解除返聘后,他甘愿回家养老,但精气神不舒畅。『邪不压正』只是传说」。这位人士感慨说,「捍卫南方週末,竟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南方週末、南方报业集团的媒体从业者,众多的意见领袖、学者及网民纷纷通过网络转发及留言,表达对曾礼的敬意和悼念。着名评论员鄢烈山说,「愿这位新闻业界的老人在天堂能够活的自由自在」。知名记者石扉客称,「整个南周事件里,南周内部最具品格和担当的人,就是这位返聘员工,曾礼老先生」。也有媒体人表示,只有网络转发的悼念是不够的,令人想到年初「南方週末事件」引发的街头抗议。但这类意见在新浪微博迅速遭到删除。

政治任务与媒体人的良知

2013年初,南方週末编辑在微博表达对于宣传部门强化媒体审查的抗议,得到社会各界的热烈响应,也有民众连续数日到南方报业大楼门前声援。事态平息之后,宣传部门及报社领导并没有先前传说那样予以调整,唯一发生职位调整的人就是审读员曾礼。

南方週末事件发生的过程中,曾礼以「六十不惑」为网名,发表了《究竟谁删改了南方週末新年献词?》一文,披露了宣传部门的审查内幕。文中说,「近两年来, 由于上面要求越来越严,我们内部的把关也越来越严,每期报纸都有撤稿,多的时候撤稿7、8篇,少的也有2、3篇,重大修改有10多篇」。并指出,「自从 2012年5月份新任粤宣部长到位后,对报纸的管控更加严苛,禁令越来越多,对南方週末、南方都市报的管制和监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特别要求南方週末每期选题都要上报省宣,批准后才能采写;重要报导和社评,都要报省宣审阅后才能出」。

曾礼长期在南方报业集团工作,退休后被返聘为南方週末总编辑特别助理,后来出任南方报业集团审读小组成员,定向负责南方週末审读工作。他在文章中说,「作为报业集团审读把关小组成员,我把一些只能做不能说的东西公开披露出来,实属违规。但南周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几十名南周员工的微博被封停被禁言,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再噤声再沉默」。

前不久,曾礼被解除了返聘职务。随后,他撰写了《南周审读员为何跟总编辑分道扬镳》一文,再次披露了南方週末总编辑黄灿压制新闻报导的内幕。文中说,黄灿强调「这份报纸是共产党的报纸」,「难道你这是一个自由派的媒体吗?」他要求编辑记者对照《人民日报》来反思,「别忘了你是在哪办的报纸!」

去世前三天的3月29日, 曾礼再次发表文章《童鞋(注,网络用语,意为「同学」)们,再见了》,表明自己将于4月1日正式离职。文中说,他从南方週末学到了很多东西,「学到了人人 嚮往的普世价值观」,因此,「最后我醒悟了,宁可不完成政治使命,也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决不当历史罪人」。

微博上的悼念也引发一些争议,推特网民@ynliuwq说,「南周及南方报系的人啊,对于一个还算有点骨气的审读员之死,煽情不已。门口声援南周那些的人,就视而不见了?」政治评论人莫之许说,「就沖南方系媒体人对审读员的温情,就知道他们所追求的不是新闻自由,而是媒体特权。」

(责任编辑:李文慧)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