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高一公分

二战时,德国女青年苏菲‧绍尔参加反纳粹组织「白玫瑰」。22岁时,苏菲全身笼罩着阳光走向断头台。走过友人身旁时,她说:「阳光依然灿烂。」精神的自由超越强权对身驱的灭绝,这朵白玫瑰昇华到了一个神的国度。

柏林围墙倒塌后,守墙卫兵亨里奇因曾射杀企图翻墙的青年而受审。律师辩称,罪不在卫兵,他仅执行命令。法官希欧多尔.赛德尔却认为,「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準的原则。卫兵有权把枪口抬高一公分,这是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最终,卫兵因蓄意射杀而遭判刑,且不予假释。

人们在问,纳粹这样的反人类罪行,怎幺会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发生。当时的人为这事做了什幺?

曾几何时,历史又走到了一个人类面临抉择、面临审判的时刻。人们在纳粹暴行遭清算之后,说:「永不再发生。」然而,当今这种反人类的罪行,在人们的纵容下,不仅发生了,而且其深度与广度更是难以想像的惨烈。

我们为了家庭、为了子女、为了事业、不惜付出所有的努力。但是,如果在善、恶的天平上没掌握好,最终回到我们的家庭、子女与事业的,会是什幺?天日昭昭,即使自以为无知也躲不过该承担的后果,宇宙中一切都是公正的,没有人可以为我们爬上天平去顶罪。

历史巨变在眼前,真相就是指路灯,我们没有权利蒙着眼睛说,我不知道。

在中共专政的半个多世纪,上天给了全人类,包括中共,无数的机会,启迪良知,让人们在善恶间自选。然而,一直以来中共践踏人权、残害生灵,从未手软,只是披上文明的外衣,越加隐蔽,倾尽国力掩盖。而人们在无知或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流下,成了天理不容滔天大罪的利益共犯结构的一分子。

中共高干外逃的同时,为了洩恨,带出了大量机密文件,一件件令人髮指的暴行,也陆续在国际间被揭露出来。大面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在国际间贩售十几万具塑化了的尸体,或美其名曰:科学艺术展(全球巡迴每年获利1亿美元),或当成医学标本售予相关研究单位。大家想一想,一个被剥了皮塑化了的尸体,手里拎着一件人皮风衣,摆了个潚洒的姿势,这算什幺艺术,这算什幺科学?他的父母子女、亲朋好友是什幺感受?

中共把人变成贪婪的厉鬼,人们可以为了领取奖金昧着良心检举,让计生办执行一胎化政策,即使8个月大的胎儿也遭强迫流产,不只伤及母命,堕下的胎儿还成为牟利的材料。中共黑道治国,拥有全世界配备最精良的城管,以残暴手段强拆百姓房子牟利,造成死伤无数,家破人亡。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连同其社会关係人,更是血迹斑斑、磬竹难书。普罗大众的哀号,那些官们、富人们在意吗?

上天给了人这幺长时间试炼,这幺长时间检验,人类道德却败坏到如此不堪的地步,此时,天网不得不收了,我们还能有多长时间,去正视人生最严肃的这件事?

中共的暴行比纳粹甚之又甚,将来真相大白后,人们也会问,这样的反人类罪行,怎幺会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发生?我们当代的每一个人,为这事做了什幺?

「抬高一公分」是人类面对恶政时的抵抗与自救,是人类良知出现的一剎那。那幺,作为卓越的一员,最起码守住这一公分,可以安保我们的家庭、子女与事业;当然,若不仅卓越更要超越,那幺,像白玫瑰那样,一个神所荣耀的国度于焉展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