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为何争当人大代表?


【8月2日讯】山西运城市在人大代表选举中曝出的贿选丑闻,令法律因之而叹,良知为之而惊。当地一些知情人反映,这一事件的产生既不是偶然的,也不是不可防范的。那幺,有钱人为何买”人大代表”?记者为此两到运城,探得了一些蛛丝马迹。

新华社报道,河津市委一位干部讲,河津市的贿选绝不是从这次选运城市人大代表才开始的,在这之前河津市选人大常委和政协常委中,就发生了人大和政协争抢当地一些有钱人的情况。据他分析,抢有钱人的实质是这些人能出钱、肯出钱,使得县一级人大、政协这些比之党委、政府”权小事少”、门前冷落的部门变得炙手可热起来。当然,人大又比政协对有钱人更具有吸引力。

调查发现,有钱人争当人大代表,至少有三方面理由:一是获得政治名誉。这些有钱人多是靠办企业发财的农民,白手起家,拼搏多年,经济上成功了,便想获取一定的政治资本,但以其农民身份无法逾越”国家干部”这一体制门槛,而当人大代表便是一条”捷径”。

二是为企业经营进一步打开方便之门。他们可以凭人大代表的”特殊待遇”来应付某些干扰,获取某种利益。河津市的薛安民是搞建筑装潢的,他在给代表送礼时直言不讳地说:河津市的领导都同意自己当运城市人大代表,当了代表后,自己在运城市揽工程就更容易了。

三是少数为富不仁者借机寻求”保护伞”。一位知情者出语惊人道出”天机”:靠贿选当了人大代表的人中有当地的黑恶势力分子。据称,河津市新选出的出席运城市第一届人代会的代表在地方电视新闻上露面后,不少河津百姓嗤之以鼻,有人甚至愤然关掉了电视。

就在记者调查贿选案的同时,接到一封举报材料,揭露了当地一名黑恶势力头目花巨资当上了河津、运城两级人大代表的详细过程。据举报材料讲,此人原是村里一名以贩菜为业的农民,素以打架斗殴闻名乡里,从1994年开始,他以支付月息二分五的高息为诱饵,先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5000多万元,然后又以五分、六分、八分,最高达一毛五的利率把款贷给他人,从中牟取暴利。为了保障收回贷款,他重金雇佣会计、出纳、打手多人,配备了枪枝、警棍、匕首、炸药等,动辄打骂、恐吓甚至绑架他人,几年当中,河津市有数十人领受过这种”待遇”。记者第二次到河津,想方设法联系到一位受害人,可他在电话中左推右躲,始终没敢同记者见面;找到另一名受害人家里也没见到人,向村里人一打听,说他挨过某某村(指举报材料中说的那人所在村)人的打。

由于种种原因,记者无法对举报材料上的事进行核实。但我们曾向河津的干部问起过此人,从大家脸上那种说不出来的表情,我们隐隐感到有一种很重的压力。就在我们结束第二次运城之行返回太原之后,看到《山西日报》上发表了这样一条消息:以河津市原人大代表薛仁义为首的恶势力团伙被摧毁。此人是河津市纪检委执法监察室副主任,曾兼任河津市樊村镇西卫村党支部书记,长期以来,以他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指使村里的”黑保安”对未交足计划生育罚款的多名群众进行殴打、非法拘禁。而就在前不久召开的河津市第二届人代会第五次会议的代表名单中,此人的大名还赫然在列。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