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可以任性?富豪花大钱受审时在家坐牢

中国网民有句话说:「有钱就是任性」,这句话在纽约的法庭上也适用。有些有钱人不仅任性地犯了法;被抓以后在等待审判时还任性地要求不坐牢,想住在他们曼哈顿的高级别墅中!

这让广大没钱的人看不下去,有人批评「纽约的审前羁押制度全靠钱」;有人请法官们对缴不起保释金的穷人被告也网开一面。

《纽约时报》有一篇报导,题为「富有被告要求法官:把我关在镀金笼子里」。这个报导讲的是一个叫扎拉布(Reza Zarrab)的土耳其亿万富翁,在今年3月份到美国旅游时被抓,罪名是违法了美国法律和制裁令,与伊朗做非法交易。他被押解到纽约候审。这期间,他的律师向联邦法官提出了巨额的保释条件:5,000万美元抵押和1,000万美元现金,请求让他住在曼哈顿的公寓中,配戴GPS定位仪器,和24小时的看守护送他在法庭间来往。

富翁们花几千迈 在家划地为牢

扎拉布的请求不是他首先独创的。实际上,有一些富可敌国的被告,特别是外国人,曾经提出过类似的要求,而且有的还被通过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澳门的吴立胜(Ng Lap Seng),他贿赂前联合国大会主席阿什(John Ashe)。去年10月,吴以5,000万美元抵押和2,000万美元现金的保释条件,获准在宣判之前住在他的曼哈顿中城豪华公寓中,自己出钱雇用24小时看守,并配戴GPS定位器。

美国本土的有钱人也有这幺做的。2009年,曼哈顿律师德瑞尔(Mare S Dreier)因为诈骗对沖基金和投资人7亿美元,而在法庭上自认有罪。后来他交了1,000万美元的抵押,换取他审前配戴电子监视器住在自己的房子中,一直到最后他被判20年才住到监狱中。

法律界人士对富人待遇的争议

成千上万的人在纽约被捕入狱,多数人连金额不多的保释金都交不起,只能在监狱中熬日子,而这些富翁们却在犯法之后待在舒适的家里。布伦南正义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律师查迪尔(Inimai M Chettiar)对《纽时》说,这种做法更加让她觉得「我们整个的审前羁押制度都是基于金钱的」;另一个「纽约法律援助会」(Legal Aid Society of New York)的律师说,扎拉布的请求和已经批准的吴立胜的保释条件,说明纽约州法官们是有办法让那些低收入的人「以变通的方法释放,或者製造出一些保释方式,但是他们没有这幺做。」

德瑞尔案子的法官也承认,对被告的安排「给某些人提供了释放机会,这些机会是低收入的人也许永远也无法得到的」。拉科夫(Jed Rakoff)法官在给法庭的一份意见书中写道「这是我们制度中的一个严重的缺陷」;但是,他仍然认为,被告如果能够保证不逃跑,不能「否定宪法赋予这些人的权利」。他当年让德瑞尔待在家里候审的一个特殊的条件是:如果被告企图逃跑,看守可以使用「适当的武力」。

富豪们不是每次都能如愿

对于目前正在进行的扎拉布一案,联邦检察官巴拉拉反对被告的特殊请求。他认为,扎拉布犯有「压倒性的」罪行,并在声明他的国际旅行和财产过程中误导过法庭。被告拥有20幢房产、7艘海船、17辆豪车、一架私人飞机和价值1000万美元的艺术收藏品。

扎拉布的律师反驳说,法庭不能「仅仅因为他富有以及与美国缺乏联繫」而拘留他,「扎拉布先生是一个丈夫和父亲,他对家庭负有责任,他不可能逃跑成为一个逃犯」,另外,「他的保释条件消除了一切逃跑的可能性」。

这个土耳其巨富能不能如愿,目前还没有定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