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找美国国会议员 事半功倍

【3月29日讯】对于不少华人新移民来说,当受到联邦政府单位的刁难时,政治人物是最好的求援对象,而且不必花钱。

据世界日报报导,曾担任橙县华人商会及华人狮子会会长的王徐湛生指出,她来美近卅年,有三次与联邦国会众议员打交道的经验,每次都能够因此将问题解决,不必求助律师,她愿与社区人士分享心得。最近一次经验与联邦社会安全办公室有关,如果不是她写信给代表辖区的国会众议员罗拉巴克 (Dana Rohrabacher),一名在美国出生、后随父母返台定居的友人之女,恐怕迄今还拿不到社会安全号码。

王徐湛生说,只要符合资格,联邦社会安全办公室没有理由不核准当事人申请社会安全号码。但友人已长大成人的女儿去年六月抵美,拿着出生証明向圣荷西的联邦社会安全办公室申请社会安全号码时,却石沉大海。

但圣荷西的联邦社会安全办公室,在当事人耐心等待六周后未有结果查询时却表示,已遗失当事人的申请表格,要当事人重新填表。王徐湛生说,问题是当事人再度申请并疑等六周后,又被告知又遗失其申请表格及相关资料,要求她再补提资料文件等。「当事人手上虽有申请社会安全号码的收据,却于事无补」,王徐湛生说,面对政府官僚式的作业,真是令人一筹莫展。

由于友人之女急着南下就读本地某大学研究所,王徐湛生除将她接到家中小住,并协助她就近前往新港滩的联邦社会安全办公室三度申请社会安全号码,没想到又是久久毫无音讯。王徐湛生此时决定替友人之女写信至罗拉巴克的办公室要求协助,她从黄页电话簿上查到罗拉巴克办公室的地址,寄上一封注明当事人姓名及事情来龙去脉的信函。

但两、三周过后,并未收到罗拉巴克办公室的回信,当时友人之女曾表示,如果再办不下来,父母表示可以委请律师处理。但王徐湛生不轻易放弃自救,决定携带友人之女再跑一趟新港滩的联邦社会安全办公室查询。结果对方不但态度特别好,也表示由于遗失申请人的申请表格,因此只要申请人再填写一次表格就好,对方甚至未要求查看申请人的出生証明等証件,就将申请案号打进电脑,他们也在两周后如对方所言收到社会安全号码。

事后王徐湛生收到罗拉巴克办公室一封信,表示早已照会新港滩联邦社会安全办公室,希望她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并欢迎她有疑问时再去信要求协助,「也难怪我们事件办得这幺顺利。」王徐湛生相信,罗拉巴克办公室出面相助,加速了申请案的处理速度。

至于前两次经验分别发生于一九七四年及十多年前,分别是因为申办工卡及儿子申办公民入籍时,一再被联邦主管单位拖延而求助于国会众议员。其中一次系求助于外州的一名国会议员,另一次则求助于当时代表其辖区的国会众议员考克斯 (Christopher Cox),结果两次均是在不到两周内就解决了问题。王徐湛生相信,国会众议员鼎力相助,与她在华人社团曾担任要职无关,而是因为她是他们辖区内的选民,拥有神圣的一票。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