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骏-美国会废除「费力把事拖」是好是坏

上週四,美国民主党在联邦参议院强势修改有数世纪历史的「阻碍议事」(filibuster,也叫「费力把事拖」)规定。这可能是在美国国会程序上,发生的一项具有历史性的重大事件。

「费力把事拖」是一项源自早期民主辩论制度的做法,就是处于劣势的少数党,利用可以无限制地发言的权利,在时间上拖延表决的执行,拖到所有议员无法支撑下去,最终使议案胎死腹中的一种做法。

「费力把事拖」是美国参议员的特权。如果支持方不大于60%,反对方的议员们只要有话要说,就不可以不让他说。结果,为了使用「费力把事拖」策略,议员们可谓是拼老命,站着滔滔不绝,不吃饭、不上厕所;说的内容可以是如何事,朗读《美国独立宣言》、《美国宪法》、《人权法》、圣经、莎士比亚名着,甚至讲述日曆和菜谱、百科全书都是常事,只要不停讲就可以一直拖着不让投票。

这次共和党发起「费力把事拖」,是要推翻奥巴马提名的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迴上诉法院三名法官人选。联邦巡迴上诉法院法官的任命,非常重大,法院目前有8位现任法官,由前共和党和民主党籍总统任命的各占一半。如果让奥巴马选定的可能偏向民主党理念的3名法官上任,这个平衡就会被打破。

原来的规定中,制止「费力把事拖」也是可以的,但需要有60%的多数票。所以,民主党想改变原来需要60%大多数,降到只需少数多数(即51%)就可以定夺;如此,事实上终止了「费力把事拖」这项做法。如此,如果现在投票,占多数的民主党(55席位)就可以绝对战胜共和党(45席位)。

至于说民主党废除这项「费力把事拖」的做法是好是坏,众说纷纭。支持方认为,少数必须服从多数,使用「费力把事拖」往往耗费社会成本、妨碍施政、滥用民主制度、瘫痪政府。而反对废除一方则认为,这项权利是美国政治中少数党制衡多数党的有力武器,被认为体现了美国的言论自由。但是,共和党在最近使用「费力把事拖」太多太频繁,也是自食其果。

表面上看,「费力把事拖」的做法是不讲道理的。使用方法也是不合情理,在议会上几乎是白耗费大家的时间和精力。

但实际上,美国先父们在制订一个较完全的民主社会时,不是简单的利用所谓「少数服从多数」这一原则。美国的民主制度,在量上也是多样分级的,有51%决定的,有60%决定的,有67%决定的;这要看事情的重大程度。美国弹劾总统否决的议案、弹核总统本人,都需要国会67%(2/3绝大多数)的票。而要修改美国宪法,要求的是绝大多数州的绝大多数公民的支持,那就更为严格。

除了所谓的量以外,美国先父们还用了质。就是,如果少数人坚决的反对,他们还是有一定的渠道来达到,包括:不吃不喝不睡去「费力把事拖」。如果真的到了有人活不下去时,他们还可以使用更极端的手段,也许保留持枪的权力也是一种「质」的东西。这样,也许会让太极端的事不会有市场,太欺负人的事不会一再发生。

美国还是一个保护少数和弱者的地方。因为美国人懂得,自己在许多时候,也可能成为少数。而保护每个人的权益,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才是一个真正的公平社会。

从物理学上讲,「费力把事拖」在政治上其实增加了这个政治系统的阻尼。阻尼有它的好处和坏处。美国的司法系统、上诉体系、最高法院、四年一选总统等等,都是为了防止美国变化的速度太快。

这相当于说,美国的制度,其实是相当有利于传统的,或者说,是有意让传统保留,让变化趋于放慢的。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太极端的事不会立马发生,而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就算发生了,还可以随后修正。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大家的争论思辨,也许许多人在教育中转变,使得那些原来看似极端的好事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后再实行,这样做也保持了整个社会在理念上的整体性。

所以说,废除了「费力把事拖」,也许去除了一个阻尼,使得美国这个政治系统更简单化了。但是,在「保护少数人权益」、在对于大的变化「有一个前思后想的推敲过程」这些方面,可能又缺少了一种有效的工具。而美国党派之间不断升级的理念之争会不会由此失去一种润滑剂,就更不好说了。

(责任编辑:季平)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