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响/重建基础、职业年金 迈向小康

目前我国「社会保险」(第一层)主要法规为劳保条例、公教保险法、军人保险条例、农保条例、国民年金法。另外在「退休与抚卹制度」(第二层)中,有劳工退休金条例、公务人员退休法、学校教职员退休条例、学校教职员抚卹条例、军人抚卹条例、公务人员退休抚卹基金管理条例等。两个不同层次的社会安全保障,由于发展背景与时间差异,形成相当複杂的体系。除了劳工部分的劳保与劳退,和世界银行的第一与第二层类似,其他军公教农方面,落差明显,几乎成为怪兽!

多数人都希望这次改革能朝世界银行建议的多层级发展,审度我国状况,社会救助体系大致完备(第零层),健保与家庭内部支持机制仍存在(第四层),第三层商业年金保险,我国也不缺少;若要朝向多层年金架构改革,其重点应在于第一层基础年金与第二层职业年金的釐清与重建,建议如下:

第一层为「基础年金」,宜採「确定给付制」,保障程度可採「社会平均薪资」之廿五—卅%(不低于全国贫穷线水準)。以当前「国民年金保险」作为基础,来落实政府的责任(甚至可考量将全民健保整合进来)。

未来的「大国民年金」保费的分担,政府宜占四成,其余六成为个人。国民满廿五岁即应强制纳保,一般可至六十五岁,身障同胞可至五十五岁,之后即可开始领取养老年金,直到死亡。平均余命之前死亡则领取遗属年金(或一次给付)。

第二层保障是以雇用关係为基础之「职业(退休)年金」,可以单採「确定提拨制」(DC)并配合「个人帐户」实施,或採取「确定提拨」与「确定给付」(DB)之「混合制」。

单採DC制较为简单,被保险人按其薪资水準提拨一定比率进入个人帐户,于退休时以年金方式领回;较不会受到人口结构变迁影响,但保障相对薄弱(通膨效应难以避免),比较像强迫储蓄,且看不到国家的责任。目前我国的劳工退休金条例,其实已朝向这个方向。

若採「混合制」,DB部分,退休年金应能反映工作时的提拨水準以及投保时间的长短,为其特色,以减少人口因素的纠缠。在「赚多少、缴多少、拿多少」及「劳雇四六分担保费」原则下,建构出自己退休时的年金领取水準与形态。此层保障程度应以个人退休前薪资的廿五—卅%为度。DC部分则为非强制性,被保险人可视自己经济状况来提拨,政府提供保证利率乃为主要诱因,可以为自己再增加十—廿%个人薪资水準的保障。

第二层退休年金所领取之总额应能反映被保险人(加上雇主)的「贡献」,可按年金水準与领取时间之不同组合,供被保险人退休时选择。第二层至少提供个人退休前薪资廿五—卅%的年金水準,第一层的基础年金提供至死亡社会平均薪资廿五—卅%的保障。

当一个社会已达全民就保,此两层式设计即属小康,毕竟养老年金是针对个人而非养家之用。个人若要追求退休后更优渥的生活(或照顾其他人),过去的财富累积、投资与储蓄,以及各类的商业保险(第三层保障)都是选项。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