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响/长照进社区…他们从反对到欢迎

联合报愿景工程「活跃老化2.0/百岁新世力」,其中报导「住在家附近…爷奶乐,在地老化好照顾」,笔者颇有同感。

顺着中山高南下,沿途可看到一些颇具规模的老人安养机构,大多在远离人烟的郊外,我常想,家属要来探视路程不容易啊!但在看过数篇以「邻避」为由抗争老人、身障设施进社区的新闻,我才了解老人安养机构很难社区化的原因。

民国八十六年间,我到彰化山区访友,在友人住家附近发现一群卧床老人躺在通风不佳的农舍内,听到老人呻吟,恍惚看到日片「楢山节考」的情节,此景象久久不忘。

民国九十五年,我到社政单位服务时,第一桩棘手的问题就是老人照护中心的社区化。这家照护中心是承租废弃工厂改建的小型照护机构,竟引起当地居民的抗议。

与同仁到里长办公处协调,居民称半夜会有救护车进出影响安宁,有的说会影响房价,里长也劝我多考虑,我请机构多与社区沟通,该案经专家审核,最终同意立案。

一年后,我路过里长家了解该照护中心的运作情形,里长告诉我,同意设立的决定是正确的,照护中心收了很多社区老人家,尤其机构的左邻右舍就有几户老人住在那里,子孙早晚过来陪伴,亲友探视也很方便,年节带他们回家只稍几步路而已,老人住得习惯,家属也安心。他说,这样的机构应该普遍在社区设置,才是造福老人。

长照不仅要社区化,尚可利用闲置空间及学校闲置教室,开办社区关怀据点或长青大学,延缓老化速度。在长照法通过后,我国的老人学才是真正的开始。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