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开着警车和救护车打上门来的环境土匪

如果你在互联网上键入「内蒙古托克托污染调查:政府出警要村民污水浇地」这个题目,就会看到一篇详尽而绝望的新闻调查报告。来源是凤凰週刊,作者是杨桐。我首先要向杨桐先生致敬,感谢他在这个不讲天理良心的社会里能够仗义执言。

这个故事最奇特之处在于政府出动警察强制村民用污水浇地。我们见识过大量关于污染的报导,了解种种权钱交易、人间地狱,但都是製造污染,不顾百姓死活,像这种强制用污水浇地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就像是假药、还仅仅是製造和出售,并没有掰开你的嘴灌下去。这一回,托克托政府算是创造性地发展了有中国特色的某种主义,露出了杀手的本相。

记者极为简略地介绍了下面这个匪夷所思的场面:「,毛不拉扬水站开闸放水。流经的第一个村庄是双河镇大羊场村。一大早,由一位副县长带队,十几辆小车、警车和救护车开到了村头,拉起警戒线强制农民用污水浇地。双方冲突中,十多位村民被抓起来,几位村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最终,数百名男女村民只好默默看着污水流过灌溉渠道。」救护车很抢眼。警察是一羣恶棍,怎幺医生护士也成了共谋?开着警车去浇地,我们明白是什幺意思。开着救护车去浇地,那罪恶就成了百分之百的预谋。他们不是掰开你的嘴灌毒药,而是用铁棍撬开你的嘴,再让医生来止血,不让你当场死亡。

官民双方都明白这是毒水。事情成了明火执仗,毫无道理可讲了。毒水的来源是托克托工业园区,最大的污染企业是一家製药厂,名叫「石家庄药业集团中润製药有限公司」。这里已经被建成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起初,托克托工业园区的污水通过巨型管道直接排进河沟,最终彙集在毛不拉村,流进一个储存雨水的大水塘。从製药厂流出来的污水不仅超标百倍,而且流量很大,每天有6000吨,这个大水塘很快就爆满,污水无处可去了。这个毛不拉村位于黄河岸边,本来用河水浇地,政府就要农民用污水掺着黄河水浇地。不知利害的农民很听话,在毛不拉扬水站抽起来的河水中参入污水。恶果很快显现:数千亩庄稼减产。这一来,农民就不听话了。不听话,警察就开着警车、救护车来了。农民捍卫基本生存权、生命权的自卫失败了,他们手无寸铁,打不过警察。

这个水有多毒呢?记者杨桐先生告诉我们两个细节:污水流量太大,多次撑破管道,流进农田。谁家的地被淹过,每年製药厂补偿650元。一位名叫刘金银的中年农民曾钻进管道查看,结果进去再也没出来。妻子和大儿子先后进管道救人,都没有出得来,一家三口中毒死亡,换来7.5万元补偿。刘家现在只剩82岁的老母张刘鸣和小孙子相依为命。

由于不断製造「群体事件」,石药中润公司多次被环保部门「整改」,2011年又被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罚款51.46万元。这样的「整改」不仅没有伤了他们的一根毫毛,还引起他们的「抗议」。记者写道:「面对外界声讨,石药集团一位高层向媒体表示:『这里面的原因很複杂,可能有机构被利益驱动在搞鬼,我们已经报到纪检委。公司不存在需要整改的问题。』」颠倒黑白莫此为甚,他们非法排污不是「利益驱动」,别人的抗议反倒成了「利益驱动」!

这是一个关于中国环境污染的缩影或寓言:没有什幺道理可讲了,环境土匪们会在官员率领下开着警车和救护车打上门来!

(责任编辑:南风)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