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戏评上海水荒

【10月16日讯】中国到处闹水荒不算是新闻,上海闹水荒也算不得什幺新闻。上海守着长江、黄浦江,说起来怎幺也不应该是座缺水的城市。上海缺的不是一般的水,河里头有的是水。上海缺的是“好水”──能喝、能用的乾净的水。所以上海被称为“典型的水质型缺水城市”。

黄浦江的水来自太湖,太湖怎样呢?──据今年夏天的水质监测资料,“太湖湖体各湖区水质均劣于五类标準”。什幺叫“劣于五类标準”?这是术语,让我来解释一下:这是中国自己定的水质标準。一、二类是最优,可以饮用;三类不能喝,但污染还不算严重;四、五类就是重度污染,到头了。但是中国水污染形势一日千里,进展迅猛,轻而易举突破了标準制定者们当初最大胆的估计,这就出来个所谓“超五类”,“劣于五类”。现在如果我们再用大白话来解释一下太湖的水质,那就是一湖臭水!这种“超五类”水再继续超下去,不用说人的肠胃,就是手脚都不敢接触了。其实早就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再加定几类水质,比如六类是鱼虾灭绝,七类是严禁皮肤接触,八类是百米之内禁止行人……等等。太湖这一湖臭水流进黄浦江,流到大上海,沿途还要加进新的佐料,情况就可想而知了。当然我也不敢说上海人喝的就是超级污染水,那是对上海大好形势的诬蔑,而且最后总还有水厂把关呢。雨水多的季节情形会稍好一点,用好水勾兑了一下吧。但只要不是雨季,这五类躲超五类水大概是跑不掉的。黄浦江还有一个独特的标準,叫“黑臭天数”,八十年代是百天以上,一进入九十年代,就剧增到300天以上,几乎是没有过度的。现在的数字也许增长不快,因为全年只有365天,已然是快到头了。

因此之故,上海以已荣获联合国命名未来全球六大缺水城市之一。

怎幺办呢?

治理污染吗?中国治污统统大获全败,无一例外。无论是七大江河还是十大湖泊,还包括北起大连南至北海的全部近海,没有一处污染状况有所好转。治污这句话也就不要再提了。

据报载,有来自五湖四海的19位两院院士和某些上海专家开了个药方,说为了让上海市民早日喝上优质水,建议尽快在长江边上建造“水库链”,“充分利用长江的淡水。水库可依江势而建,取江边滩涂,只需下挖数米即可。”──虽然院士们没有玩弄术语,但看来还是需要翻译一下。你要“充分利用长江的淡水”就充分利用好了,何必还要沿江挖水库呢?这其中的奥妙是长江也污染严重,院士们话没说清楚,我猜他们是想趁雨季攒一点污染较轻的洪水。我觉得这倒是一个绝好的主意,反正污染也治理不了,拿得起,放得下,乾脆就别治了,全国都来挖沿江水库!从飞机上看,那一定极为壮观:全中国每一条河流都将镶上两串闪亮的珍珠!

上海水务局的张局长也开了个药方,说:“上海考虑採取淡化海水、合理利用地下水、充分利用雨水等方式缓解缺水危机。”我也有几点简单评论:上海地面沉降太严重,地下水的主意最好就不要再打了。淡化海水需要大量能源,眼下不现实,而且海水也是污染的。淡化海水方案的优点是气魄宏大,可以留待将来考虑。依我看,“充分利用雨水”最具可行性,比“充分利用长江水”更现实。每座楼顶都建一个“楼顶水库”,把雨水全软攒起来,上海的缺水问题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水太重,旧楼强度可能不够,可以用钢筋水泥加固一下,由本楼住户自己出资,不花国家一分钱。从地上看,楼顶水库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广告,绝对超过东京、香港。从天上看,楼顶水库一反射阳光,哇,整个大上海,简直就成了撒在长江口上的亿万颗璀璨夺目的东方明珠!

作者为中国作家,现居美国

──转自《观察》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