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房地产的传说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所有的传说都是这样开头的——也不算太久,几十年前,中国有地主和长工,贫富不均,但日子总还混得下去。有一天从西方来了个大先知,带来一本红色圣经,对长工们说:你们傻不傻?把地主杀了,土地房屋就变成是你们的了。长工们高兴起来,打死了地主,抢了土地房子和女人,后来又把土地换了大先知给他们盖的筒子楼,名堂叫合作社、人民公社。大先知就成了唯一的大地主,长工们发觉日子更苦了。有一天,又来了个小先知,能说会道,得了个外号叫「叫兽」。

小先知悄悄跟大先知说:长工们埋怨你房租高,你不如乾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这个明堂就叫「公房出售」,跟他们说这房子永远归他们住了,但是有一条,房契上要写清楚,房底下那地还是你的。大先知说,好主意,那租金就不收了吗?小先知说,照收不误,改个日本名,叫「物业费」。长工们把血汗钱买了房,高兴得直打滚儿。又过了几年,小先知说,长工们人口多了,咱们盖些新房卖给他们。大先知说,凭什幺?小先知说:你手里头留着那幺多地干什幺,不能吃不能喝,盖了房再卖给他们,就把地盘活了。大先知一想,是这幺个理儿!这一回可就赚海啰,连米国都没大先知阔气了。大小先知尝到了甜头,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咱把他们的筒子楼拆了盖新的,再卖给他们,叫「旧城改造」。这一回,长工们觉得有点不对头了,成群结伙地不让拆。

大先知几十年养活的护院家丁派上用场了,拎着镐把儿砍刀来拆房,见人就打,边打边说:看仔细喽,地契上明明写的这地是咱主家的!长工们就傻眼了,说这地原先是我们的呢。叫兽和家丁就说:那也是咱主家领导你们杀地主抢来的!长工们就无话可说了。又过了两年,小先知跟大先知商量:长工们到处造反,叫唤着要杀咱们。我有两个主意:一是到外国去盖房子、修铁路、挖运河,把钱先倒腾出去,家小也移出去,留下咱们两条光棍跟他们接着干!二是多给他们几个钱,反正咱的钱十辈子也花不尽,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再到咱们猪圈旁边建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大先知有点发愁,说咱把穷小子们榨得过于了点,他们钱不够咋办?小先知就说,嗨,咱家还开的钱庄呢,咱借呀,6分的利,这不就成两头赚了!长工们又高兴了,就排着队等房子,直到现如今,还等着呢!

本来,我只谈生态环境而不牵扯一般经济政治问题,但目前疯狂的房地产与资源、耕地和环境容量有关,多少说上两句。前几天,《瑞典日报》宣称:「下周一中国将超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这些个洋人根本没看明白中国政府手中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前重庆市长,薄熙来的亲密助手黄奇帆先生自我表扬说:「我们(重庆政府)十年花了六千亿。怎幺能做到债务不高呢?我的奥妙就是土地储备。我2002年刚到重庆就储备了40多万亩地,这十年用了20万亩,每亩地赚200万,这就四千亿。」黄奇帆这不算什幺,据统计,2013年也就是去年,北京卖地的收入已达664亿元,远超重庆。有人计算,如果把北京的地皮全部变卖,总价为134万亿人民币,美国2012年的GDP是16.3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万亿,也就是说,美国一年的总产值不及北京土地的市值。当然北京不可能卖这幺多地,但全国所有地方都在卖地,这该是多大的一笔钱呢?如果贪官污吏们没有把相当一部分黑掉,中国超过美国那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