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11月14日讯】近年来,中国大地上正在兴起一场世界史上没有先例的“圈地”和“圈河”运动。说“圈地”“圈河”是太温和了,压根就是一场动用军队员警的公开抢劫。中国西部和西南部一些人迹罕至的高山峡谷,如今成了许多有权有势者垂涎之地。他们疯狂地划分势力範围,收买一批无良专家,提出一个接一个的水电专案,甚至把整条的中小河流揽入怀中。现在,“圈河”抢钱运动跋山涉水不辞艰辛已经席捲了整个西南高原和西部高原,被称为“万河之源”的西南部高原,生态环境已受到严重摧残。一个最经典的例子,就是四川石棉县的小水河,全长34公里,建成的和正在建的水电站竟有17个之多。也就是说平均每两公里就有一座水电站。这是在搞建设吗?这是以水电之名圈贷款,圈老百姓存在银行裏的钱!

无论良知未泯的专家学者如何揭露,也无论民众如何申诉抗议,现在的形势可以一言以蔽之,叫做“抢红了眼”。道理早就不跟你讲了,“为人民”的遮羞布也早就扔了,现在就兴赤裸裸,装上刺刀硬干!

四川汉源爆发的这场阻止大渡河瀑布沟电站大坝截流的大规模抗议,显示出人民忍无可忍的愤怒。

因不满政府强制拆迁和黑箱作业,四川汉源县数万农民到大渡河瀑布沟电站静坐,阻止大坝截流。警民发生严重冲突,多人死亡重伤。当局迅速切断汉源地区交通、通讯,互联网也实行严密管制。

发生冲突的原因当然不会是环境保护,而是民众对抢劫式的“圈水”“圈地”忍无可忍。瀑布沟电站是大渡河上在建的规模最大的水电站。按照规划,大坝建成后,将淹没整个汉源县城和邻近的几个乡,涉及耕地4万4千多亩,移民9万之众。过去,当地农民依靠着自己祖祖辈辈开垦耕耘的土地,生活还可以维持,但被驱赶到只能种玉米的坡地上,则根本无法维持生活。县城的居民呢,从老县城搬迁到新址,住同样的一套房,还要自己再出一半的钱。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水电站是赔钱买卖吗?如果不是,那为什幺要让民众承受这样的损失,钱都到哪里去了?如果是,那幺为什幺一定要上这种赔钱工程?

人所共知的秘密是:无论瀑布沟电站工程是赚是赔,这裏面都有稳获暴利者。那幺,这些稳获暴利者又是谁?——就是那些躲在刺刀后面的人,是那个官商勾结而成的既得利益共同体。他们把养活着近10万人的肥沃良田说成高山峡谷的不毛之地,把二类赔偿地区“特批”为五类地区,用14年前的赔偿标準对老百姓进行安置,动用公安武警对大量不愿提前搬迁人员进行逮捕、驱散。所以,人民只好找政府算帐。长期上访毫无结果,10月27日晚,汉源县五、六万名农民冲破武警警戒线,到电站大坝上阻止截流。当局调来大量武警镇压,打死打伤参加抗议活动的民众,28、29两天,愤怒的农民和学生发动了近10万人上街抗议游行,抬着死者尸体冲击县政府大楼,捣毁设施以发洩愤怒,政府机关被迫停止运作。当局急调万名武警驰援汉源。目前,汉源县城有大批武警站岗巡逻,多处街道实行戒严。政府发出通告,声称要严肃处理少数煽动群众阻止国家重点工程建设,冲击政府部门的不法分子。

最新消息是:军警悍然开枪,17名农民被杀害。

让我们为这些农民兄弟姐妹致哀!

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与抢劫,民众已经开始觉悟。哪里有什幺“三个代表”,只有一伙大大小小的匪盗!当然,你手中有刺刀,可以无情镇压,但一个政权不可能与自己的人民永远为敌。你可以用刺刀来做很多事,但你不可能永远稳坐在刺刀上。

作者为中国作家,现居美国

--转载自《观察》网站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