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无知无畏的水电闻人张博庭

8月15日,《2013长江上游联合科考报告》发布。报告指出,金沙江流域历史上监测到的143种鱼类仅发现17种,密集的水电开发是主因。随后,农业部一位渔政官员赵依民发表了一篇文章,称「长江生态系统已经崩溃」。这篇文章虽然措辞激烈,但并没有引发地震。因为这不算是新闻,长江生态系统早就破坏得一塌煳涂了。真正令人震惊的是一位名叫张博庭的水电专家的反驳,11月3日,他在「水库大坝与环境保护论坛」上公然宣称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不仅没有崩溃,而且「正在变得越来越好」。大概他也认为这种说法有悖于常识,于是便调动理论来加以说明。他说:「和世界上的任何江河开发一样,长江生态系统的文明进化,也是难免会伴随着某些濒危的鱼类退出历史舞台作为代价的。但不能把保护生态的理念,教条地用到某一个子系统上。用保护某一条鱼、某一棵草的理由,反对整个社会的进化。」

张博庭是一个全国性水电学会的副秘书长,又是高级工程师,应该是受过基本教育的,说出这种缺乏逻辑、缺乏知识、不顾事实的话真是叫旁观者都十分难堪。长江上游联合科考报告明明说的是「金沙江流域历史上监测到的143种鱼类仅发现17种」,而「长江中的「四大家鱼」(青鱼、草鱼、鲢鱼、鱅鱼)鱼苗发生量急剧下降,由上世纪50年代的300多亿尾,降为目前的不足1亿尾。」你怎幺好意思说人家是「用保护某一条鱼、某一棵草的理由,反对整个社会的进化。」甚至人家并没有谈某一类鱼,而是指出整个生态环境趋向于崩溃或已经崩溃——鱼的种类消失了88%,剩下的仅仅是不足12%,鱼的数量减少了3百分之299,剩下的只是3百分之1。那末,张博庭先生认为长江生态环境「正在变得越来越好」的证据又是什幺呢?只有一条:「三峡工程建成后,2012年长江出现的瞬时洪峰超过1998年,但下游的长江大堤和武汉等城市的百姓是安然度过。通过工程措施调控了长江的洪水,更适于人类的生存,这就是人类生存环境的变化。」那幺,其他呢?比如污染加剧、地质灾害加剧、淹没百万人民千年开拓的耕地和家园、泥沙淤积、上游洪灾加剧、威胁重庆等等,就都不算了吗?当然,我也不认为张先生是智商低下的白痴,他在比较2012年和1998年长江洪水时特别提到了「瞬时洪峰」,还是有所限制的。但既然提到了1998年洪水,我就想问他一句:如果出现了1998年那种8次洪峰的大洪水,您打算动用那点极为有限的防洪阵容去削减哪一次洪峰呢?

出于对这种奇人的好奇,我到网上去转了一下,发现张博庭先生原来是一位很会骂人的专家。8月7日,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判决,张博庭应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章轲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3060元。记者写了篇《水电开发该降温了》的文章,张先生则化名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标题为《社会不需要无知无耻的绿色人物》的文章,通篇侮辱诽谤。比如:「社会不需要无知无耻的绿色人物」,「一看他的经历就是那种数理化打死也学不会,靠死记硬背考上文科大学的『残废』」,「现在这种脑子不好使,胆子非常大的活宝,靠恬不知耻的胡说八道,居然还真是容易成名。就这样一个可怜的糊涂虫」,「真是有点无知者无畏、恬不知耻的味道」,「非要靠这样一个连眼神都不好使的科盲出来卖弄?」,「还是无知无耻的人物」,「难道我们中国的环保事业,还真是要成为弱智人成名的事业?」等等。

我倒是觉得法院其实无须判他输了官司,只要张先生承认这些话说的都是他自己,是可以当庭和解的。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