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杭州垃圾焚烧厂暴动和消极人权

前几天,杭州中泰垃圾焚烧厂项目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广泛关注,先是民众自发举行示威游行,阻断交通,表达强烈抗议,政府不是安抚解释、对话协商,而是封锁消息,断网删贴,派出大批军警进行镇压,最后酿成流血冲突。在事件被强压下去之后,官方媒体含糊其词、避重就轻地开始有了一些报导,当然都是一边倒地指责民众示威、不合作、袭警。作为党的喉舌,媒体劝谕民众不必担心,焚烧厂的选址规划综合考虑了地理环境、城市规划和对周边交通、市民生活的影响,并要採用国际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并且,地方当局宣布,项目在没有履行完法定程序和徵得大家理解支持的情况下,一定不开工。

官方新华社就杭州当局的态度发了一条专电,题目是《杭州市委谈垃圾焚烧厂事件:邻避思维让政府左右为难》。杭州市委、市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理解公众的心情,但这种「欢迎建垃圾焚烧场,但不要建在我家门口」的「邻避思维」让政府左右为难。意思是,不新建垃圾焚烧厂,处理能力已经严重跟不上垃圾的产生速度;新建垃圾焚烧厂,则又遭到公众抵制。如此说来,当局真是很委屈。一心想为百姓办实事,最后还造成了大规模抗议事件。幸好现在宣布暂停了,否则,真打算用开枪杀人的办法来为被杀的百姓「办实事」吗?

网上议论纷纷,一个有代表性的意见是:民众对当政者「信任感已经蕩然无存」。从根上说,这些书记市长们既不是我们选出来的,又不是我们能撤换的,凭什幺要信任?如果祗是收我们的税,而不代表我们的利益,凭什幺要我们合作?也就是说,问题的癥结并不在于垃圾焚烧厂本身。

杭州市领导人提到了一个新近出现的词彙——「邻避」,翻译得不好,从中文字面上无法理解,新华社专电中不得不加以解释:「英文中『邻避』的原意是『别在我的后院』(Not-In-My-Back-Yard,『NIM-BY’),指具有一定潜在汙染威胁或心理影响的设施,这类设施可能会给周边居民带来负面效应或潜在风险,导致对方产生敌视态度,从而引发邻避疑虑甚至冲突。」在杭州官员的口中,这个「邻避」也就是公民自保是负面的,他们也许不懂这种自保是公民社会的基础,是不证自明的基本人权。为什幺我的后院我不能做主?如果真成了这样,那只能透彻地说明我实际上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后院。这是一种自卫性质的消极人权,即不需要政府採取积极措施,不需要政府做什幺,只需要政府不做什幺。这种消极人权,是人民为了自我管理而设立政府时为自己留下的自我保护的权利。那幺,自保来自保去,纷争不断,垃圾焚烧厂就永远建不起来了吗?去看看欧洲、日本、美国等民主国家吧!在哪里,上千座的垃圾焚烧厂早已建立并昼夜运转。而且,我相信,没有一处是用军警镇压民众而建立起来的。据我所知,所谓「邻避」现象最严重的地方是美国,那里的民众如果要跟政府打,是不会用木棍和矿泉水瓶子的。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