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极具娱乐性的「引渤海入新疆工程」

南水北调工程试图把南方的水引入北方,已经遭到了强烈的质疑和反对。但他们手中有权,又有银行做后盾,早就开始硬干了。最近,又传出一个更加宏伟的梦想,不是要调淡水了,而是要“海水西调”。把渤海的咸水、污染水引入新疆乾旱地区,化沙漠戈壁为良田。咋听起来像是搞笑,但人家很严肃,召开了全国性的会议,大张旗鼓地造舆论。10月5号在乌鲁木齐召开的“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为推动这项工程出谋划策。

首先要论证的是,这是不是癡人说梦、无稽之谈。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海洋分会秘书长、高级工程师张宝印十分认真地论证道,“海水西调”绝不是无稽之谈。海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渤海距浑善达克沙地只有400多公里,地理位置非常接近。而且,浑善达克沙地是对北京气候构成严重危害的最近沙漠之一。渤海湾有黄河、海河、滦河、辽河等大陆河流注入,含盐量相对较低,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让渤海成为不二选择。

在“海水西调”的设想中,被外界质疑最多的是引入海水是否会影响内陆土壤结构,造成不可逆转的生态影响。这位张宝印先生表示,这绝不会造成任何后果。他还说,渤海湾的海水与太平洋相连,一般自净週期为5年,而引入渤海湾海水,能够将净化週期人为缩短,促进渤海湾地区环境变化,甚至促进养殖业发展。

“海水西调”的消息极具畅想性、娱乐性和震撼性,甚至一本正经地出现在CCTV的“新闻联播”上,顿时在网路上引起热议。有网友戏称这跟当年牟其中献策“要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让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进来,变西藏为江南”有一拼。

有网友问如果引渤海水入疆的设想很对路,那为什幺京津地区不充分利用海水,还要去长江黄河调水?

有人说不少沿海城市由于海水倒灌而引发土地酸硷度变化。如果把渤海水引入新疆,一旦沿途海水洩漏,缺少降雨的新疆很可能会导致土地盐硷化。

有人问海水所流经的地方多有漫长的冬季,结冰断流了怎幺办?即便海水西调成功,又怎能保证蒸发的水分只降雨在当地,不会形成新的气流迴圈方式?

种种议论,恐怕专家学者们很难提出不昧良心的回答。我想起了北京大学有一位名叫王建国的教授。几年前他就提出了一个相当伟大的创意,叫“引海入京”。就是把渤海引进北京,把北京变成一个自然环境优美的滨海城市。他建议在北京用推土机推出两个洞来,这两个洞就是两个湖,推完以后里面只要稍做整理就可以装海水。这两个湖多深多大,可以通过北京需要多大的水面去调节,可以计算出来。再沿着天津或北戴河的高速公路,建一条渡槽或者管道,引来渤海之水,事情就成了。

我很奇怪为什幺现在这个“海水西调”的规划没有承认王教授拥有发明权。左看右看,这都像是一个抄袭,当然细究起来还是有些差别的。王教授打的是“炒地皮、卖房子”的主意,他说这两个湖周围可以开发房地产,高级别墅、高级旅游区,就象西湖一样。西湖和它比,就不算什幺了。

想想这两个海水湖两边的房子那个价值有多高?两个海水湖中间不就是北京吗?在北京城里造一个小小威尼斯,你想想这个京城今后将会是一个什幺样的景象?

王教授给房地产商人出的本来是一个好主意,可惜京城房地产太火,房价不断创记录,不需要再造一个什幺威尼斯不威尼斯了。现在的“海水西调”,看上去比王教授当年的“引海入京”还要勇,像是要套银行贷款,多少还是有所发展的。但它们的共同点还是很明显的,就是用“引渤海之水来缓解乾旱”为幌子,从老百姓兜里往外掏钱。这个“海水西调”工程,极具娱乐性。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