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核电究竟是否和平、安全?

25年前的4月26号,前苏联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核污染遍及欧洲。在这个纪念日,乌克兰、俄罗斯和世界上多个地方都有纪念活动。当然切尔诺贝利当地没有纪念活动,那里至今还是一座被废弃的死城。人们只能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小城斯拉夫蒂奇点燃蜡烛,把鲜花敬献在那些当年为了拯救人类而英勇献身的牺牲者的遗像前,在核电站发生爆炸的那个时刻,教堂敲起了25响钟声。

另外的一种纪念是欧洲的一系列反核示威游行,人们走上街头呼吁停止利用核能。法国和德国都有很多人上街去游行示威,大约有12万名德国人上街游行,呼吁不要再使用核能,并要求政府加快关闭本国的17所核电站;法国民众也要求政府关闭法国最老的一座核电站,他们举着乌克兰和日本的旗帜,高呼“不要重演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悲剧”的口号。

在德国,反核日益成为主要的政治议题,帮助德国绿党在最近的地区选举中获胜,削弱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地位。目前欧洲地区共有143座核电站,欧盟领导人已经同意对这些核电站进行抗风险测试。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25年以来,世界上基本上没有发生过比较严重的问题。本来国际核电界打算用核电的光辉业绩来纪念这个日子,没想到日本福岛发生了与切尔诺贝利相同的7级核灾难。看起来所谓和平利用核能,其实并不太和平。

国际核能机构和核电站、以及科学家、核电设施製造商,都在彻底地检讨过去的安全理论。过去的安全防护理论是要设想所有的人为的疏失、机械故障和自然灾害,然后相对应地设计出工程的软体和硬体。

除了这一类可以想到的事故,专家们还设想了种种意料之外的事故,但就是没有提防到福岛这样的事故——地震引起海啸、海啸破坏了电力系统。其实照我这个外行来看,要想料想不到的事情,这对于人类的思维能力是一个不能承受的挑战。怎幺去思考人类思维範围之外的事情呢?

最近的媒体报导,切尔诺贝利的经济损失高达2千亿美元。在乌克兰,耗费在消除事故影响上的资金,至今每年仍然占到年度国家预算的五分之一。这一次福岛的损失,估计是1200多亿至2300多亿美元之间;长期的经济损失可能会远远超过切尔诺贝利。

据美国银行美林国际研究公司分析师上田佑介估算,如果福岛核洩漏持续两年,那幺东京电力公司、这家亚洲最大的电力企业所面临的赔偿金将高达1330亿美元,等于四个东电的现有资产都不够赔的。现在谁还敢说福岛第一核电站是经济合算的呢?

大建核电站使用的是一种类似于强盗的核算方式。强盗他只计算他到手的那一头,从他那一头看,确实很合算。但抢劫并没有增加社会财富,还给社会带来了重大的伤害,只不过他不去操心,不列入成本罢了。

当然这是出了事故的演算法。那幺不出事,是不是就真正经济合算呢?核电盛行是有市场竞争力,也就是说根据现行的经济核算体制,核电的产出大大地超过投入,赚头很大。但是这种传统的投入、产出的计算方式,对于核电是基本不适用的。

我过去说过,核电站的放射性核废料,其危害性长达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多少万年。我们的几十代、几百代子孙都要不断地监管,并且持续地投入能源。现行的核算体制没有把如此漫长的后续投入计入成本,等于是把烂摊子扔到了子孙后代的头上去了。遗憾的是那些未来的受害者,是完全没有发言权的。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