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陆电视记者的绝望


【5月12日讯】我从小生活在中国北方一个城市里,接受的教育完全是正统的,要爱党爱国为人民服务,做个善良正直的人。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一个电视台工作,我精心制作每一期节目,工作热情让我发掘一切有价值的热点和欣慰。可是渐渐发现,真正反映民生的好节目往往被“枪毙”,真实的事件在没有彻底拍摄完毕之前就被告知停止工作。我的心渐渐的冷下来。

98年洪水滔天,我奉命去一线采访,此前,我已经在电视中看到有关抢险的新闻,都是轰轰烈烈歌功颂德的。然而在现场,我愤怒了,那不是天灾是彻底的人祸!近10年来水利款被大笔侵吞,豆腐渣工程遍布长江沿线,每沖垮一座堤坝,就有大批的老百姓丧生。可是更让人发指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救灾物资在救灾现场被无情变相使用,我就曾亲眼看到一瓶矿泉水卖到10元的天价,而在普通超市仅用1.2元左右就可以买到。灾区人民流泪又流血,等到的却是这样的赈灾。在抗洪前线,我夜夜失眠,我的笔愤怒的写下了种种真相,我的镜头捕捉了最真实的镜头。当我兴沖沖回到电视台的时候,编审把我的样片拿去,等了很久,再也没有音讯,去催问过,得到的回答遮遮掩掩,最终不了了之。

班禅找到之后,我特地去西藏采风,想记录藏汉一家的美好画面。可是到了当地,惊讶地发现,真正的藏民根本不认共产党封的班禅。前几任班禅在世的时候下去巡视,肯定是万人空巷的,藏民会带着妻儿老小迎候在班禅必经的地方跪拜等待。可是如今的班禅所到之处,政府强行摊派让每家必须出三人以上去迎接,否则会进行罚款、拘留等惩罚。很多藏民为了逃避政府摊派的见班禅的任务,举家迁移。连寺庙的阿卡(和尚)看到班禅也是立而不跪的。我又一次把真实的情况采写发回,结果仍然是不了了之。

在失望中,我放弃了对工作的热情。

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忍受,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越来越让人无法接受和理解。以前,曾经地毯式地播发过反法轮功的新闻,也去采访过一些事情,可是无法说真话,需按着预定的精神和意图只可夸大不能保守,传达给老百姓的根本不是真实的声音。正在郁闷中,突然又看到了更离奇、更小儿科的事情。近来,一些地方播发法轮功真相片之后,各电视台立刻接到指示,如临大敌,我们电视台的员工就被查了祖宗三代,填写的表格有厚厚的一叠,连姑姨表亲这样的关系都写得详详细细。每天进出电视台,都要进行刷卡确认身份。

一个月前,我外出采访,在回来的路上就看到有不少警察在盘问行人,走近一听,才知道是让人说出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然后在后面骂一句脏话,完成任务的走人,不骂的当场被抓走。我很愤怒,如此邪恶的伎俩!一个国家政府工作人员竟然公开强迫老百姓骂人,不骂人竟然成了被抓的理由。到了电视台,等着我的是令人更邪乎的事情。进门的大厅地上赫然摆着那位创始人的画像,保安告诉我,必须踩过去,否则……。我惊得真是目瞪口呆,无话可说!你说什幺样的用心才能想出这种招数胁迫所有人干这种缺德的事?我不认为践踏别人的,更何况是素不相识的任何人的照片是正常的行为,甚至觉得非常邪恶。可在这里就逼着你连踩带骂,政府好象不看着所有的中国人把最后一丝德性作贱光就不算完。(源自大参考,转载时有删节)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