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踩刹车 中共全球扩张野心受阻

过去五年,中共投入数千亿美元到“一带一路”计划上,试图通过融资亚洲、东欧和非洲重大项目,提高它的全球影响力。但是现在,“一带一路”计划开始踩刹车。

《纽约时报》报导说,根据最新数据,中国公司签署的“一带一路”项目合同金额比一年前减小。中共官员也警告中共银行给“一带一路”项目贷款要小心,确保外国借款人能够偿还。

“目前的国际状况非常不确定。有许多经济风险,新兴市场利率大幅摇摆。”中共进出口银行行长胡晓炼本月在一个论坛上说,“我们的企业和参与‘一带一路’计划的国家将面临金融困难。”

《南华早报》报导说,4月12日在广州的一个论坛上,中共进出口银行前董事长李若谷说,“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数国家没有钱支付参与的项目。这些国家的平均负债比率(liability ratio)和债务比率(debt ratio)分别达到35%和126%,高于全球公认警戒线20%和100%。

《纽约时报》引述知情人的话说,中共开始审查,“一带一路”目前达成了多少交易?融资条款是什幺?有哪些国家参与?

美国和欧洲官员长期以来担忧,“一带一路”代表着中共在外交和经济上跟西方争夺权力,是为了中共长期的目标服务。

在“一带一路”计划下,中共政府控制的银行向其它国家提供大笔资金,建设大型基础设施,包括高速铁路、铁路线和电站。这些钱常常伴随着一个条件:中国公司要深度参与项目规划、建设。中国公司因此获得许多业务。

但是现在,中国经济开始出现放缓迹象,并且处在美中贸易战的阴云笼罩下。中共也在挣扎应对国内债务。在这样的时刻,拚命向其它国家贷款显得不合时宜。

太多的海外项目有可能制造“大白象”(指一项很贵重,需要很高昂费用维持,但却难有巨大经济效益的资产),拖累中国公司和当地伙伴。而且,毫无节制的贷款可能恶化中共跟其它国家的关系。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新政府都质疑,为什幺他们的前任领导人从中国那里借那幺多钱。

今年,一些中共官员对“一带一路”的贷款表达担忧。中共央行行长易纲4月份说:“确保债务可持续性非常重要。”

根据官方数据,“一带一路”的新增项目在减少。在2018年前五个月,中国公司签署了362亿美元合同,比去年同期下降6%。

“我感到(中共)对于‘一带一路’的热情程度跟去年相比,下降了好几格。”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前国际货币基金中国部主管普拉萨德(Eswar Prasad)告诉《纽约时报》。

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美中贸易战可能动摇信心、阻碍经济增长。美国已经提高短期利率,使得借钱更加昂贵。

“一带一路”项目也遭到国际机构怀疑的目光。它们警告,发展中国家不应该背负过度债务。

国际货币基金主席拉加德今年4月说:“‘一带一路’只应该去到真正需要它的地方。”

中共试图重塑全球经济秩序

川普政府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安战略文件揭露,中共通过基础建设投资和贸易策略帮助实现它的地缘政治目标。

《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通过在非洲、亚洲和欧洲修建铁路和港口,增加其影响力。中共向跨越60个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投资1万亿美元。中共试图以此重塑全球经济秩序,将参与的国家划入它的势力版图。

美国及其亚洲、欧洲的盟友对“一带一路”采取谨慎的态度,担忧落入中共的圈套。澳洲已经拒绝加入该计划。

去年12月份,在短短几周之内,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缅甸相继证实取消中国公司的重大水电项目。它们都属于“一带一路”计划。

虽然这三个国家取消项目的背后各有不同的政治和经济原因,但是一个共同的因素是,这些贫穷国家越来越意识到,请中共修建庞大的基础设施项目将令它们付出极高的代价。

一旦无法偿还债务,借债国将面临把资产交给中共的困境。去年12月,斯里兰卡因为无力偿还沉重的中国债务,正式将它的战略港口汗班托塔港交给中共。外媒评论说,这是中共通过海外撒钱,实施帝国主义的一个例子。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