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育百合赔不怕 阿憨「闹革命」

冬天梅樱、春天紫牡丹、夏天野百合,占地千顷的台南梅岭山谷,一年四季能变换出这幺多「花」样,灵魂人物就是曾被村人讥为「肖仔」(闽南语疯子之意)的梅岭风景区发展协进会总干事许鸿文。

十多年种出两万多株高砂野百合,一万多株樱花和紫牡丹,许鸿文自嘲「傻得可以」。「小时候,阿公觉得我傻傻的,叫我『阿憨』。长大做社区营造,大家也觉得我头壳坏掉。」

「天公疼憨人,有现在的一点点成就,我觉得很快乐;但想到过去的辛苦,还是会想哭。」四十三岁的许鸿文,家中世代在台南梅岭种梅,但他心里的梅岭风光,却是另番景象。

从小看过许多农友因喷洒农药中毒身亡,十多年前,他不忍祖传梅园荒废,辞掉真理大学进修部讲师返乡接手,决心转型休闲农业不再喷农药。隔年梅子收成不到原先一成,年收入不到九万,父亲气得不跟他讲话。

复育百合赔不怕 阿憨「闹革命」 许鸿文在梅岭山区复育野百合成功。 记者吴淑玲╱摄影

「最初那几年一直在赔钱。我不只要出外打零工、还要跟弟弟借钱过日子。」苦撑六年,梅子因不喷农药,做出的梅精纯度更高,连日本人都惊叹,有了盈余,才获家人的肯定。

梅岭游客多集中在冬天梅开时节,许鸿文认为发展观光,要创造更多特色。想起童年时梅岭处处可见萤火虫,花了一年时间找寻「火金姑」蹤迹,深夜在山间骑车不开灯,怪异行径一度被村民认为中邪,朋友还强迫他去驱邪。

皇天不负苦心人,许鸿文终于在梅岭「山水仔」发现萤火虫栖地,为让萤火虫扩大复育,他和地主协商,由他帮地主割草,交换对方不喷农药;如今每年四月梅岭萤火虫季,打响知名度,游客如织,保育工作也由县府接手。

十多年来,许鸿文还花了近百万元,投入复育台湾高砂野百合,採种育苗施肥全部自己来;同时在步道旁大量种植艳丽夺目的紫牡丹。为此惹来父亲不快,骂他:「梅园不顾,吃饱太闲。」

如今一万多株紫牡丹在三月绽开,两万多株野百合在八月奔放,形成壮观的花海,游客涌至,周遭廿多家业者同蒙其惠。「十年树木」这句话,只有「憨仔」才做得到。

许鸿文也积极开发梅岭新景点,他整理荒废的梅岭古道,找石头重铺,种下八千多棵树造林,一有闲暇,就上山寻幽,先后开闢出巨木步道、一线天等登山道,在陡峭的山路架设绳索、独木桥,吸引游客来踏青。

如今的梅岭,十二月至二月可欣赏梅花、山樱花,三月有紫牡丹热情迎客,接着是採青梅季,四月萤火虫登场,七、八月是野百合季,一年到头游客不断。许鸿文满足地说:「梅岭一年四季各有风情,看到有更多人认识故乡,睡觉都会笑。」

幸福箴言

˙许鸿文:我看到了美好的愿景,所以我愿意疯。如果你也看到了,那幺请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