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怀真谈跨界/60岁的学生与管理者

彭怀真谈跨界/60岁的学生与管理者

4月27日在东海对广州的中山大学企界家研习班演讲「领导与接班人」,5月3日及4日到高雄中山大学参加全国各大专院校图书馆馆长联席会。两者都与中山大学有关,在前一个场景我是老师,在后一个场景我主要的角色彷彿学生。做老师,我很熟悉、后者我陌生。

台湾一百五十多所大专院校的图书馆业务负责人有不同头衔,比较常见的有:图书馆长、图书资讯长,还有图书资讯馆长、处长、主任等。这些同业的学术背景方面,资讯背景者最多,其次是图书馆学背景者,至于与资讯有关的电机、与图书馆有关的外文、中文、教育系的各有几位,还有建筑、设计、历史、护理等。我没有看到一位社工或社会学的同行,即使是我还算熟悉的管理领域,也没遇到。我大胆「跨界」到图书资讯的管理领域,诚惶诚恐。

不过,就算是图书或资讯领域的,也不能算是真正的主流,大概没有一位馆长会说自己是行家。此次会议的主题是「新AI时代,图书馆创意服务与行销推广」,两场主题演讲题目是「文字探勘与图书馆服务」及「可见光眼动仪与学习科技的应用」,前者基本是大数据的应用,后者是电机系教授主讲,从人的眼球转动了解对方的学习情况。这两场演讲,我没听懂的部分居多,大致只有小学生程度。

当然我是菜鸟是新兵,在图书资讯领域,我虽然创办过出版社,又写了好多书,但程度有如中学生。第一天下午有八个图书资讯联盟报告或备询,几乎都是行话,各种资讯服务、资讯网都有英文缩写,各种资料库、相关单位处处用缩写,若不知道缩写的原文,必然跟不上进度。每一位报告者只有几分钟,说话有如机关枪,我很挫折。讨论提案时图书馆学会建议要按照「图书馆设立及营运标準」来商讨购置图书资讯经费的比例,有各种法条规定,大部分都陌生。

两天活动我都是最早到场的出席者,更早到的则是三十多家赞助厂商,我到各摊位走走,看不懂弄不懂的部分居多,问的题目显然外行。我体验AR,内容是如何运用数位来进行化学实验,心里想:为什幺不是社工实习呢?抽空阅读各公司的文宣品,又是许多不知道意思的术语。

有五场研讨分组,我参加的是「空间机能管理」,主讲者之一是大学图书委员会的召集人,铭传大学何祖凤馆长,已经担任馆长十四年的前辈细数各种基本但被低估的问题:温度、湿度、空气、水、电、声响、人流、盆栽、颜色等,我收穫满满。讨论时最夯的是隔热纸、玻璃等的价格,图书馆必然是用电大户,如何避免电费开销过大,个个都头痛。

虽然头痛的事情不少,我还是很开心在这次会议中学习也贡献自己的专长。毕竟在人力资源管理、在学生服务、在行销推广等方面,我有不错的绩效。会议的第一天我恰巧在联合报民意论坛用「东海大学图书馆馆长」的头衔写了专论,许多主管都看到了,纷纷找我回馈。

在一百多位与会者中,年纪超过六十岁的只有几位,我这位年过六十的外行人,抱着「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又不必缴学费又不用考试。这种「跨界」体验,非常珍贵。如何经所学所想应用到目前的管理工作之中,使图书资讯管理的新知新技巧「跨界」进入东海图书馆之中,是我殷切期盼的。​

彭怀真谈跨界/60岁的学生与管理者彭怀真看更多作者的文章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