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怀真谈跨界/三位清华才子的鼓舞

彭怀真谈跨界/三位清华才子的鼓舞

东海大学博雅书院的书院长是我的老朋友,常常相互鼓励。长期担任学校国际事务负责人的他,去过许多的大学,每到一校,图书馆是必定走访的。他说:「进入图书馆,就会对知识尊敬。」见多识广的老友致力于开拓学生视野,能又博又雅。

书院的荣誉书院长是刘炯朗教授,这位国际知名的计算机科学的专家,曾担任清华大学校长(1998 - 2002年)等教育主管。兴趣多元、着作丰富,获得过金鼎奖,又主持广播节目。十多年前来东海演讲「数学与诗」,将自然科学及人文学科做了精彩结合。会后我有幸坐在长辈的身边共进晚餐,如沐春风。

清华大学有两位刘校长,另一位就是刘兆玄(1987年 - 1993年),都是持续跨界的才子。卸任行政院长后,他写武侠小说《王道剑》、写故乡在抗日期间的感人传奇《雁城蝶影》、写台湾培养的三位人才在中东捲入国际纷扰的间谍战《从台湾来》。每本书,都好好看。2016年我撰写《比人生更真实的是电影啊!》,有幸获得当时担任文化总会总会长的前辈亲笔为序言。新书刚出,去文化总会拜访感谢,一个多小时的谈话收穫满满。

我的叔公彭传珍毕业于北京的清华大学,后来在厦门大学任教。当台湾的清华大学要设校时,梅贻琦校长力邀叔公担任总务长,对早期校园的规画着力甚深。离开清华后到国立编译馆任职,叔公抑郁。六十几岁常住院的老人家总是鼓舞才十几岁的孩子,带我去看篮球赛、去吃港式饮茶,我常常下课就背着书包到现在的和平医院陪他,晚上快八点,才离开回家写功课。

叔公本来学教育,二十五岁就担任福建龙岩中学校长,硕士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教育,他担任许多大学的主管。精通中文、英文、俄文,文笔绝佳,曾翻译英文、俄文着作。《今日苏联》、《大退却》等书。

连续提到三位与清华有渊源的人物,他们都不仅教学研究还从事教育行政工作,都写了好书,更重要的,都跨界。

其实许多人都有跨界的经验,只是忽略这些经验对自己的意义。人生走过的足迹都可以充满意义,四月二十六日我面谈几位新人,有些当初念幼儿保育,有些读老人福利,还有不同背景的高职专科。我问:「那些与社会工作不同的学习,对于今日要从事的社会工作有什幺帮助?」

回家之后,想到高中原本念自然组,我很少想到那一段看似不愉快的岁月,如今也要问问自己?我高三转到社会组。攻读社会工作拿到学士硕士,转跑道读社会学。拿到博士后,跨足社会工作、社会学、管理、新闻等领域。我总是充满好奇心,愿意多了解一些其他领域的事务。如果有机会,就投入。

今年又带着协会的跨界,进行新的研究与服务。图书馆,更是一个可以变化多端的舞台。经常与四面八方、各种专长的人才聊天,商讨各种可以合作的方案,真是有趣。

人生,如何又博又雅,先试着跨界吧!​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