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怀真谈跨界/牛与鹰

彭怀真谈跨界/牛与鹰

去看老友心脏科医生做超音波检查,从下午两点多等到五点才上了诊疗台。我说:「平常觉得自己很辛苦很累,见了你,目睹如此忙碌,心情好多了。」一旁的医师,也属旧识,他说:「你们两人应该设法从畜生界升格进入人界。」进一步解释,做牛做马几十年,岂不是畜生?想想自己在职场经常吹牛拍马做走狗,比起这些动物还不如,辛苦的岁月更长,压力更大更烦心。马的寿命平均25-30岁、牛的寿命18-22岁、狗只有10-13岁,我从18岁讨生活至今四十多年,的确该晋升为人,享享清福。

然而,站在跨界的立场,并非静止状态。尤其是心境,更可以超越限制。最近反覆思考鲁迅在〈自嘲〉诗中的名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如今年过六十,每天忙忙碌碌,做些微不足道的事----条文的修正、公文的补充、争取些许的工读费、送往迎来、听各种抱怨、处理人际的纠葛、为了同仁考绩多一分或少一分而挣扎等等。为了改革,各种黑函、批评、冷箭,虽不至于千夫所指,也确实招惹不少人。多次仗义执言、有话就说、该写文章就写,也惹了不少麻烦。常常在挫败之十,我想到那首诗的下两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甘为孺子牛」引用《春秋左传》的典故:「鲍子曰:『汝忘君之为孺子牛,而折其齿乎?而背之也。』」齐景公因锺爱幼子,身为君主却跟幼子玩「骑牛牛」游戏。我无法臆测身为君王齐景公的感受,倒是很确定自己在陪小娃儿时必然比该学校里的会议快乐。我陪着小外孙女,扮演孺子牛的动作,给予许多灵感。因此强化与中小学的互动,例如开放附中学生来此自修,每当我看到附中学生穿着制服在图书馆角落读书,每当我看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享受图书馆的空间,就觉得如今有这个机会使更多孺子快乐长大,是多幺有意义。

鲁迅的才华过人,我望尘莫及。但我有信仰,因而能不停留在固定之处,很喜欢一首诗歌<如鹰展翅>,歌词里有一段如此唱:「等候耶和华必从新得力,如鹰展翅上腾,翱翔在神的国度里,飞越所有艰难和风暴,单单注视神荣耀宝座......。」

如鹰展翅,多幺美丽又雄伟的画面。我鲜少见到此景,但常看到白鹭鸶飞翔。下午、傍晚,领着小外孙女去随便走走,多次看到鹭鸶成群结队展翅。也许我四处张望、积极扩展,能鼓舞更多人在做牛做马的日子里,以更宽广的视野,造福更多读者呢!​

彭怀真谈跨界/牛与鹰彭怀真看更多作者的文章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