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多日的赵昕暗示父亲不要接受採访

【9月20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採访报导)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拘留以来,维权人士受到严密控制。失蹤廿四天的赵昕上星期五突然打电话给父亲,没有谈自己的现况,反而暗示父亲不要接受访问。而北京的马文都则被警告,不得再参与高智晟有关的维权活动。

维权律师高智晟被拘留已超过五个星期,当局仍然封锁有关他的消息,也不让外界与他的妻儿接触。记者星期二两次拨打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最常使用的市话小灵通,第一次,对方占线,第二次,又传来了这样的语音留言—-

语音留言:您无权呼叫这个号码,您无权呼叫这个号码。

曾经和高智晟一起推动接力绝食等活动,在他出事后又因呼吁营救的一些维权人士也受到严密控制。

北京的赵昕八月十八日被国保人员强行带走一直不知明确去向。据海外博讯新闻网星期二的消息,直到九月十五日星期五的晚上,他的父亲才接到赵昕的电话,通话时间仅一分钟。
赵老先生星期二对记者表示,赵昕没有谈自己的现况,只要求他不再接受境外新闻媒体的採访。不过,他父亲说—-

赵老先生:「因为我们请外国记者,希望通过(访问)这个平台转告赵昕爸爸妈妈的意见,其中我谈了一点,请胡锦涛先生考虑,他也是有儿有女,如果他的儿女也被非法抓去关几十天,他俩口子急不急,焦不焦,寒不寒?上面可能看到这个报导了。

所以他们在九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就打这个电话来。(我就问赵昕)现在在什幺地方,我们好送寒衣给他?第一、他说不要问,已经警告过他不能说(在哪里)。我问他,你不能这样长期被非法关押的吧,你的小孩是不是要人照顾?你是不是要出来找点事情做,赚点钱来养我们老俩个?

讲到这个地方我问他,你什幺时间(出来),他们也不能长期非法关押你呀!(这时我听到)旁边的国安「咳」了一声,赵昕就说,这个我也估计不出来,最多他们也不可能再把我关半个月吧。

最后他在电话里讲了一句话,这句话意味深长,他说,爸爸你不要在外面再讲什幺了。原话是这样。因为我在外面,只要是记者採访,我就发表我的看法嘛。」

赵老先生曾在九月十二日向云南昭通国保人员查询赵昕的下落—-

赵老先生:「我自己跑到昭通市公安局找那个国保原先看管赵昕的两个队长,其中一个姓马,马大队长。我说既然北京国安说赵昕遣送回老家,为什幺二十多天了没有消息。我担心我儿子出了什幺事,是不是他们又在说假话。那个大队长答覆我:『据我所知,赵昕没有送回昭通。』」

记者根据昭通公安分局办公室提供的该分局国保大队马队长的号码,拨通了电话—-

记者:「请问您马大队长吗?」

国保大队:「不是。」

记者又拨通了昭通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但是没有人应答。

赵昕是在高智晟律师被捕的第三天被带走的。此后,独立意见人士陆续被限制人身自由。和高智晟一起维权的马文都遭到严控,与马文都相熟的邓永亮表示—-

邓永亮:「马文都已经出来了,警告他不许再参与高智晟的事,如︰呼吁营救,不许再参与跟高智晟有关的事,再参与就给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收拾他。」

记者:「是北京警方给他这样的警告吗?」

邓永亮:「是的。」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