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是打定主意不给幼童一顶合格的安全帽吗?

政府是打定主意不给幼童一顶合格的安全帽吗?
photo cedit:Taro Taylor(CC BY 2.0)

前些日子,一位两岁男童乘坐父亲所骑的机车,不幸被酒驾民代撞击后,头部插入红绿灯基座的螺丝而死亡。这个案件中,当然有许多环节,包含不应该酒驾、红绿灯基座的螺丝过长且没有防护措施,以及儿童乘坐机车的时候没有戴安全帽。

这当中,酒驾早有严格的禁令,基座的螺丝也在事件过后,台中市政府就展开清查与改善,而桃园市政府更是打算订定统一标準,并加装护套,唯独儿童乘坐机车时的安全,至今仍然无解。

目前经过检验的合格安全帽,最小也只适用五岁左右的孩童,换句话说,新生儿到四岁的孩童,就算父母想守法让孩子戴安全帽,都没有办法,只能採行其他的变通方案,例如戴单车安全帽或直排轮安全帽等。

在台湾,儿童乘坐单车的安全设施甚至比机车还要完善,单车的儿童座椅早已行之有年,前座、后座任君挑选,安全性或有疑虑,但至少比机车几乎毫无选择好得多,而两岁儿童也已经有单车安全帽可採购,但是对于行驶速度更快、危险性更高的机车来说,却反而没有儿童用的安全帽以及机车上的安全座椅。

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会认为小孩子本来就不应该乘坐机车,太危险了。可是这样的说法跟「何不食肉糜?」一样无知,因为台湾大多数的地区大众运输系统并不发达,没有公车,更没有捷运,而买台二手车或许还不是太困难,但是养一台车恐怕就是很大的经济负担了。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必须要为那些居住在没有大众运输,买不起、甚至养不起一台车的家庭提供解决方案。

这些家庭之所以选择机车作为儿童的交通工具,绝对不只是贪图方便而已,而是在许多条件综合考量之下不得不的选择,而政府不但不应该忽视这种强大的需求,反而更应该重视,并且儘速提出解决方案。

根据新闻报导,负责制定安全帽标準的标检局曾在2012年开会讨论,但认为安全帽有重量,机车启动和煞车可能会造成颈椎伤害,所以没有制定更小帽围的标準。但如此一来,事情没有解决,如果当时有制定出标準,或许被红绿灯基座螺丝夺去生命的小男童只受些微的皮肉伤而已。

标检局应该努力的是在安全帽重量与撞击防护能力之间取得平衡点,或是找到轻而坚固的材质来製作儿童专用安全帽,而不是因为安全帽有重量,就让所有儿童都没安全帽可以用。或许一顶轻而防护力较弱的安全帽没办法救所有的孩子,但却可能已经能保护受到轻微撞击的大多数孩子。

同样的,我们也可以看到有许多家长还是很在乎孩子的安全,只是没有适当的安全座椅可以使用,所以自己改装货架或后座靠背,甚至在前踏板用洗衣篮、摺叠椅当孩子的安全座椅,而如果在乎是否有检验合格的机车安全座椅,就只能向国外採购。

但是,为什幺台湾这幺庞大的机车族群,却没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呢?为什幺汽车都强制规定要使用儿童安全座椅,更危险的机车却反而不强制规範呢?为什幺大人骑机车都要戴安全帽了,更脆弱的孩子却不给他们一顶合格的安全帽呢?政府在这个部分,其实是相当罔顾儿童搭乘机车的安全问题的!

的确,我也认同太小的孩子真的不适合搭乘机车,就算有合格的安全帽、安全座椅,可能在安全上都还有许多顾忌和疑虑,那该怎幺解决呢?我认为补助计程车会是一个合理的作法。例如现在新北市市政府补助全户年所得150万元以下的孕妇,可以搭乘计程车往返医疗院所,每次补助200元,最多20次为限。而两岁以下的小孩其实出门最主要的需求也是往返医疗院所,包含施打预防针以及感冒就医。所以针对两岁以下的儿童,政府也可以考虑限量补助往返医疗院所的计程车费用,这幺一来也可以减少太小的儿童却不得不搭乘机车的机率了。

我相信父母都很在乎自己孩子的安全,而安全帽、安全座椅也不是昂贵到负担不起的防护设施,只是目前因为政府不重视而没有强制要求使用,加上标检局的标準没有订出来,形成一个有需求却没产品、没市场的怪象。希望政府能早日解决儿童搭乘机车的安全问题,我们真的不希望还有更多的悲剧发生。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