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补年金亏损 让新世代有新想像

政府补年金亏损 让新世代有新想像

台湾年金改革都只在解决年金财务问题,并不是在解决老年经济安全的问题。以劳保来说,想解决「财务」不外乎是提高保费费率或删减年金给付,但这两个手段对老年经济安全都是不利的。面对老年经济安全问题,应以政府拨补来解决财务亏损。

年金改革若只是要解决财务问题,总统当选人蔡英文根本不用找这幺多专家,也不用开国是会议,因为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就只能调高费率和降低给付。

问题是,这一代年轻人面临低薪环境,难有储蓄,老年经济安全恐得靠政府,但降低给付后,老了怎幺办?提高费率后,雇主又可能把增加的保费支出转嫁给劳工,不再加薪,低薪情况恐将更加恶化。

年金改革若真要「砍」,就砍现在五十、六十岁以上者的年金给付。从台湾就业市场和产业结构来看,一九九○年代中期是明显分界点,在此之后进入劳动市场者基本上薪资较少,也较无额外投资收益。

没钱的下一代要养有积蓄的上一代,但下一代的人愈来愈少,却要养愈来愈多的上一代。政府应给年轻世代新的盼望:「你们的债务不会拖垮我。」因此,对于过去的财务亏损,应用政府财务拨补的方式补掉,让新世代有新的想像。

另外,目前社会保险的雇主保费负担都是与投保薪资挂勾,当费率增加时,雇主负担跟着增加,且雇主若加薪、劳工投保薪资变高后,雇主保费负担也会增加,因而降低雇主的加薪诱因;且政府保费补助,投保薪资愈高者、政府补助竟愈多,根本不公平。

社会保险可採定额给付、定额保费制度,因现在台湾年轻人是小资本家思维:「我不要占你的便宜,你也不要占我的便宜」,大家缴一样的保费、领一样的给付最公平,年轻人也愿意接受。

至于蔡英文选前提出的「长照2.0」政见,主张不推动长照保险,而是以指定税收(遗产税)和公务预算来推动长照。当然,用指定税收和公务预算推动长照,现阶段可行,因为现行长照需求还只是刚开始,且目前还有外劳,刚开始几年预算一定还够用。但当台湾人口老化到某一程度时,长照支出会加快冲高,届时若相关经费不够支应时,难道要删减给付或回过头来要家人照顾吗?还是再大量使用外劳?

政策不能变来变去,但也不能一成不变,尤其跟人口变化趋势有关的长照政策,一定要动态调整,且要有长期计画。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