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首务 助青年找第一份工作

台湾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龚明鑫表示,对于愈加严重的青年失业问题,政府应穷尽所能为年轻人找到第一份工作,并列为施政优先项目。他也呼吁,各界应重视「跨世代不公平」现象,给年轻人多些宽容和空间,帮助他们实践梦想。

龚明鑫表示,现在很多年轻人感到「前途茫茫」,不只台湾有这问题,而是全世界大环境所造成,但更值注意的是「跨世代的不公平」。

很多研究指出,青年失业率是自二○○八年金融海啸后往上飙,每个国家遭逢经济情况不太一样,但多数解决方法是不断印钞票,以资金宽鬆来救急,但这也推升物价、房地产上涨,对于手上没有初始成本的年轻人更不公平,世代间差距将更拉大。

他指出,二○○八年到二○一八年这十年间踏出校园的年轻人,会是比较辛苦的世代,他们的就业机会受到压缩,这结果不是年轻人造成,却得由年轻人承受;世代不公平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必须等到景气稍好转,才能稍获平衡。

龚明鑫分析,处在全球经济困难的环节里,台湾年轻人的压力比欧洲青年稍好一些,但台湾年轻人的「茫然」,有台湾自己的问题。如国家定位、两岸发展等也都牵动年轻人的未来;而且这些议题都不是这一代年轻人能决定,甚至没有发言权,这更会加深世代不公平。

他强调,对于失业年轻人,包括正在找工作或是隐藏性失业人口,政府必须穷尽所能,为他们找到第一份工作,设法让失业者在一年内另谋他职。统计显示,失业若超过一年,几乎难再就业;再者,失业者容易产生心理障碍;与职场脱节太久,就业能力与技能也会衰退。

因此,政府要竭尽所能把闲置在社会各角落的年轻人找出来。

龚明鑫认为,即便财政吃紧,政府都应该匡列预算来帮助年轻人就业,并将此列施政优先,不应要求短期就看到效果,而是对无形资产的长期投资;过去不景气时,政府和企业只投资研发,事实上更要「投资人力」,而且要更大方一点。

培育人才 企业也有责任

此外,龚明鑫指出,目前学用落差大,但企业界欠缺培育人才风气,只想挖角,因此现阶段政府公协会、财团法人必须带头投入职训,将培训人才当作公共财。

然而,政府培训能量毕竟有限,应提供诱因、引导企业投入人才培训,例如利用《产业创新条例》中的投资抵减,或者提供优惠资金协助企业做人才培训。

职训也有助解决年轻人工作贫穷。龚明鑫表示,廿二K不是问题,有没有机会才是问题。就人生职场历练来讲,在卅岁前能否培养出令人信赖的专业技能、积极性和整合性能力,决定他未来就业前景及薪资。

深化技能 加薪不是空想 

他说,台湾现在的问题是,卅岁以下年轻人停留在薪水三万的比重太高了,为改善工作贫穷,必须要深化年轻人的职业技能,而且必须要在毕业后到三十岁以前予以职训,否则蹉跎过这段时间,就是永远卅K,职业能力不足,加薪升职都是空想。

龚明鑫并说,主政者、企业主要给年轻人多一些宽容和成长的空间,多聆听、理解他们的想法,让年轻人多些表达意见、参与决策的空间,毕竟他们将来要承担责任,「年轻人有梦想的国家,也才会是一个有前景的国家。」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