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赵暄“此身”获奖 灵感来自《大纪元》

南加州大学(USC)电影学院毕业的赵暄,受到《》一篇真实事件报导的启发,于2014年拍摄短片“此身,The Restoration”探讨遗体修复对生者跨越内心的伤痛的重要性,与对死者的尊重。目前已获得国际电影节两个奖项及多项入围。

赵暄表示,最后的容颜是对一个人日后思念的凭借。他拍“此身”的灵感源于《》的“遗体修复 记住最后容颜”报导,讲述台湾陆军601旅发生坠机意外。当时罹难的八位军士受到强烈撞击,遗体脸部严重毁损,修复困难。杨敏昇法医研发出一种特殊的颜面修复技术,成功的为罹难者重建他们生前的容颜,在公祭时以最安详的面貌接受亲友和弟兄们的瞻仰。赵暄说,在创作剧本过程中,当所搜集的资料全都关连到一起后,“此身”便衍生而出。

该报导提到,由于对科学办案的憧憬,杨敏昇当年走入了法医一行。然而,长期的与尸相伴却让他从“急着破案的年轻人,变成尊重尸体的中年人”。他开始投入遗体修复推广,“不只帮死者找公道,更要让他有个善终”。他不仅利用工作余暇协助遗体修复,进行法医解剖时也更为谨慎,每次下刀、缝补都用心计算,因为“没有人不希望自己漂亮地走”。

赵暄出生于台湾台北,2007年毕业于国立政治大学英语系,2013年底取得USC电影制作研究所艺术硕士,专攻编剧、导演和电影摄影。他现居洛杉矶,为独立电影工作者。2012年春他在纽约负责跟拍“北京遇上西雅图”剧组片花,担任导演与随片摄影,2014年冬他在梦工厂担任“功夫熊猫3”口译一职,并曾替20世纪福克斯翻译数个长片剧本。“此身”为其毕业后编导的第一部独立剧情短片,获好莱坞独立卷轴电影节入围,坎城影展短片角单元入围,罗切斯特国际短片影展摄影优异奖,纽约长岛国际电影博览会竞赛片与最佳原创配乐,巴西MAC电影节入围等。

赵暄说:“当生命消逝时,我们的身体便成为一具空壳。通常亲友对我们最后的印象,是我们在棺木中的容颜。即便是一个简单的凝视,也能为他们带来安慰。”他拍摄影片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寻找合适的拍摄场地,他大概看了五个摄影棚、花了很长的时间跟摄影师和美术沟通,一直到拍摄前几天才拍板定案。

另一个挑战是特效化妆。为了真实的拍摄效果,化妆师事前制作了道具皮肤、肌肉和骨骼。在现场,化妆师加上助手,需要花六个小时的时间替演员上妆。

赵暄认为亚裔电影工作者在好莱坞工作,对外国人来说,困难的地方在于要能够以合法的身份留在美国拍片,并且缴交高额的税金。另外,电影制作需要大量的沟通,举凡剧本创作、指导演员、与剧组开会、自我推销、现场处理问题等,如果语文能力没有足够水平,将会很辛苦。同时,电影是个跟商业与文化高度相关的产业,因此除了语文能力之外,外国的电影工作者,特别是编剧和导演,必须对文化和市场差异有高敏感度。◇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