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权更替 业界期待政治因素鬆手、让经济突破困境

政权更替 业界期待政治因素鬆手、让经济突破困境

政权更替 业界期待政治因素鬆手、让经济突破困境 东台精机董事长严瑞雄。 记者屠惠刚/摄影

1996年当时经济部长江丙坤在国民党中常会专题报告:「非经济因素影响了经济」。事隔20年,很遗憾,政治因素对经济发展的干扰变本加厉,台湾投资环境可说被政治搞垮;产业界人士更直指,民粹政治导致台湾反商、反产业,产业无所适从,只好往海外发展。

近年来国内重大投资案饱受环保抗争干扰,只要「环团一出,无人可与争锋」。一位不愿具名、熟悉产业发展的高层财经官员感慨地说,扁政府时代推动两项大型投资计画:台钢及国光石化,最后都失败收场,前者早已外移到越南,后者落脚到古雷;之后,台湾就没有大型投资计画,世界特有的环评制度最为企业诟病。

官员表示,外界都把钢铁、石化认为是汙染产业,但台湾经济发展仍需要基础工业,不仅掌握料源,也让台湾产业及出口结构多元化,而且台湾汙染排放标準之严格已超越日韩,却仍无法在台设厂。官员进一步指出,自2008年后环评大会上,立委和环团都可以出席阻挠环评,对环评委员进行人身攻击,让专业环评委员噤声;从中科案例来看,司法制度还可以介入环评,环团不惜「玉石俱焚」的态度让投资却步。

前经济部长张家祝在任内亲自召开投资障碍排除会议,感触最深。他表示,台湾各项生产条件都有问题,业者反映投资障碍都是:没水、没电、没土地,还有环评。环评是行政程序中最具代表性一项,业者明明符合环保法规,却不一定能拿到许可,只要环团及政治介入后,抗争就来,首长就不敢通过,要业者自己去摆平抗争,业者搞不过,最后就算了,张家祝感慨,「政府不仅无法帮忙,反而形成投资障碍。」

财经官员表示,近年来民粹环评,还一路延烧到科技产业,连环保资优生台积电都很困难,科学园区自2008年后没有可扩建的土地,试想,「台积电若想要再盖一座厂,台湾有无可能?那台湾还剩下什幺?」近来,又遭逢减排、PM2.5的议题,台湾又订高于韩国的排放标準,无排碳权可用,可预期未来更不会有新增投资案。

这些年来,「台湾产业创造就业,带动经济发展,却被说成财团,怎幺不令人伤心。」一位企业界人士说。

政治的干扰除了环评民粹外,还有无限上纲的民族主义。接近市场亦是吸引投资的主因,但台湾市场开放及自由化之路布满荆棘。行政院副院长杜紫军表示,当年台湾推亚太营运中心,之后签署ECFA(两岸经济协议),就是要创造台湾成为外商进入中国的跳板,为台湾创造发展基础,当时韩国很恐慌台湾取得先机,创造了「Chiwan」这个字,很多外商亦来询问投资机会。但这个机会,随着服贸及货贸洽签受阻,已无法继续。

「外商和企业家是追寻梦想的机会,投寻投资点,」杜紫军说,就如同台商现积极外移到越南投资,因为越南同时为TPP(跨太平洋伙伴协定)及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成员,享有双重优惠,认为去越南投资有机会。「台湾若没有梦想,外人是不会来投资的。」

台湾因激情的蓝绿对决,每当政权更替时,就要「重新开机」,产业政策就要重新翻修,也令业界无所适从。东台精机董事长严瑞雄指出,「总统是四年选一次,20年来不知换了多少行政院长及经济部长,人事更迭,国家没有稳定的中长期产业及经济计画,不只产业,还有人口议题,以前还有六年国建计画,现在规画都看太短。」

他期盼,「国家政策要五年、十年去看,要跨党派一起看,不可以随更改,给各部门依循,政务官会换,让事务官可以继续执行推动。」

经济发展困境千头万绪,工总喊出五缺及市场问题,杜紫军直言,「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经济摆中间,政治放两边。」然而,这也是台湾产业界最卑微、也是最奢侈的期盼。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