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盲犬寄养家庭 葛宁莉感触深

【5月26日报导】“它现在的脸介于男孩跟男人之间,走在路上常有人夸奖它很帅。”台湾导盲犬协会寄养家庭志工葛宁莉,指着快1岁的黑色拉不拉多犬Mentor,露出母亲般的笑容。

去年9月遇见Mentor的葛宁莉,将伴着Mentor成为合格导盲犬,也从与Mentor互动过程中,体会导盲犬与视觉障碍者间的相依相伴关系。

葛宁莉平日在家上班,Mentor就与她待在一起,跟前跟后、跟上跟下;葛宁莉每天帮Mentor梳毛、刷牙、洗脸、擦耳朵,出门遛达后还要先擦脚才进屋。

过去虽一直有养狗,但葛宁莉多养体型较小的宠物犬,去年原本想到流浪犬之家认养,偶然与友人聊到导盲犬寄养家庭,就试着递出申请。

协会与葛宁莉联络后,到家中访查,先后让葛宁莉夫妻试养2只狗,去年9月才从日本北海道迎来当时4个月大的Mentor。

导盲犬寄养家庭须建立幼犬足够且良好的社会化行为、并担负幼犬基础行为教育责任;Mentor到葛宁莉家后,葛宁莉先训练它学会听到指令才能到定点上厕所,接着带Mentor搭公车、捷运、上餐馆、逛商店。

葛宁莉说,在台北搭捷运已较不会被拒绝,走在路上还常可听到有母亲对孩子机会教育,“那是导盲犬,它在工作,不可以摸喔。”

不过,葛宁莉与Mentor不是每次都遇到这幺友善的对待,更让葛宁莉体会到导盲犬与视障者可能会遇到的困难。

葛宁莉曾带Mentor到松山机场为友人送行,却被航警要求不能带狗进入;带Mentor到餐厅,有时也会受挫,虽然Mentor穿着训练中犬只专用的红背心,往往还是要费一番解释。

葛宁莉说,其实Mentor可用行动证明自己真的很乖、很稳定;有次带Mentor去生意很好的火锅店,直到用完餐,店里客人都没发现桌下有只狗。

“Mentor”的字面意思是“良师益友”,葛宁莉说,自养了Mentor,她的人生观改变很多,也学到很多;导盲犬要能判断,带视障者避开路边垂下的树枝、绕过公车站牌,“原来狗可以做到这幺多事”,也体会导盲犬与视障者间的相依相伴关系。

采访时,Mentor对家里来了客人很开心,围着台湾导盲犬协会公关主任冯倩华转,前后嗅个不停;冯倩华说,她身上有很多狗、猫的气味;协会里不只有狗还有猫,要让这些未来的导盲犬从小适应猫,将来“上班”时,才不会一看到猫,就兴奋地拉着视障者满街追。

虽然朝夕相伴、亲如家人,但寄养家庭与幼犬终有分离的一天;葛宁莉说,心里早有准备,但寄养家庭的存在,对视障者来说非常重要,“当它可以成为一只导盲犬,提供的帮助是无价的,这一点辛苦不算什幺。”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