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贵州怒火熔城 当局黔驴技穷

【7月2日讯】贵州瓮安县日前发生当地一中学女生被杀引发万人抗议抗暴事件,在武警的控制下事件暂时平息,昨日(1日)贵州当局调门陡然升高,将这次事件定性为涉及「黑势力插手」的群体性事件。有香港媒体指,贵州当局未能向社会开诚布公地公布调查结果,却急急忙忙定性,说明其已黔驴技穷。

香港东方日报报导指,贵州瓮安县6.28事件发生至今已近五天,但当局却未能公开透明地公布当地中学女生李树芬死亡事件的调查结果,却急急忙忙定性,又杜绝媒体採访,这自然引起外界多番猜测。这名女生到底是自杀还是姦杀?如果是前者,证据又在哪?为何上万名当地民众会不约而同包围、火烧县政府呢?如果是后者,为何当地公安会包庇兇手?如果黑恶势力直接插手,那幺证据又在哪呢?

这宗案件疑点重重,公安的解释不仅不能解人疑惑,却有慾盖弥彰、愈描愈黑之感。在封锁消息3天后,公安终于出面说明案情,指那名被家人怀疑遭姦杀的女中学生是在与朋友晚餐后散步时,突然跳河溺毙的,因此断定是自杀。但公安却无法解释那17岁的花季女孩因何事如此想不开,要在与友侪共进晚餐月下散步之际,突寻短见?

报导指出,对此事件社会之所以出现诸多传闻,正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难来风。当局称今次事件是受到「少数别有用心人士的煽动」,但这群质朴的农民为何会如此容易被人煽动呢?当局不问他们心中到底有何冤屈,却急忙地将事件定性,藉机动用警力进行镇压,这种做法如抱薪救火愚不可及。

报导指,在过去四川、广东等地也发生多起类似事件,其特点不外乎是因当局因司法不公、吏治腐败,导致民众抗议,当地官员为私利,无视民众合理诉求,採用警力镇压,从而引发民众更大规模的抗议,当事件形成更大冲突的消息曝光,当局只能按照基层的设计亦步亦趋,无力回天。实际上,这种一级绑架一级的做法,是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的翻版。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