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上州越狱案曝出更多细节

上州克林顿惩戒所越狱逃犯之一、落网的斯威特(David Sweat)向调查员交代了他与同伴马特(Richard Matt)逃跑的所有细节。两名逃犯为越狱做了周密的计划,并花了半年的时间挖通隧道。监狱管理失效,加上内线的帮助,使得他们几乎得逞。功亏一篑的原因是他们高兴得太早,没有做好逃出监狱后的B方案。

据《纽约时报》报导,斯威特早在去年冬天就有了逃跑的念头。他先锯开了自己监室的墙,然后每天晚上钻到墓穴一般的地洞中寻找逃跑的出口。他相信看守晚上都在睡觉,所以一直放心大胆地上自己的“夜班”,白天则不动声色地和其他犯人一起干活。虽然晚上身处迷宫一样的管道网中间,斯威特却感到非常自由,就像他根本不是一个被终身监禁的重刑犯一样。

可能是长期监禁的生活,让人产生了耐心、决心和自娱自乐的兴致。有一次,斯威特正在切断一片水泥墙的时候,蒸汽管道中的热气喷了出来,顿时,地下通道里湿热难忍。斯尔特就用隧道灯的电源给自己安装了一台风扇,这样他的“工作室”的条件好了很多。

这种“独行侠”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今年1月份。他被调到了另一个杀人犯马特的隔壁。两人一拍即合,立刻开始用电锯锯开了两人牢房的后墙。这期间有别的犯人跟马特说,他们似乎听到了电锯的声音。马特是一个画家,曾用画作跟好多看守交换过好处。于是,马特就对别人说,那个声音是他拉开画布或者钉工作架弄出的声响。

两人在每天晚上11点半的查房后开始工作。他们钻进墙洞,爬下几层楼,进入管道网。第二天早晨5点半之前,他们回到各自的牢房等待点名。

斯威特说,在他找出口的时候,还真的是受电影《萧申克的救赎》启发,想从一个下水管道中找到出口,可是后来发现那是个死胡同,但是他一直没有放弃。终于,斯威特发现监狱另一座墙下面的隧道中有一个地方,那里的管道纵横交错,其中有一条通往监狱外面20英尺处。

但是,这座墙如岩石般坚硬,斯威特和马特用大锤子等工具天天凿,进度却非常慢。大约在今年5月4日左右,天气转暖,监狱的暖气停了,蒸汽管道冷却了下来。他们想了一个办法,把一条蒸汽管道切断,找了条近路。这项工作用了他们四周的时间。

在成功切出了一个足够人进去的口子之后,他们马上进行了一次演习,摸清了路线。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然后就到了6月6号。斯威特和马特万万没有想到,监狱里面的事情计算得那幺精确,偏偏忘了准备逃出监狱后的B方案。结果,A方案里的女裁缝没有如约驾车等着他们,两人只得仓皇逃进森林。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经过纽约州上千警察21天的大搜捕,马特被击毙;斯威特因拒捕被警察击中三枪,在离加拿大边境不远的地方落网。女裁缝和看守被捕;监狱十几人被停职;目前总调查员还在监狱中调查。斯威特的口供无疑对于今后的监狱管理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斯威特日前关押在纽约州罗穆卢斯(Romulus)的五点监狱(Five Point Correctional Facility)的禁闭室里。他在接受调查时回忆说,他和马特曾经把自己和电影《萧申克的救赎》中的安迪做比较,还开玩笑说:“安迪花了20年越狱,我们只用10年就够了。”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