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厝文创亮点 林峻丞深耕三峡

【2月10日报导】青年圆梦系列报导走进清水祖师庙旁艺文空间,彩绘门神被称为“秦桑、尉桑”,唐代的威武大将似乎从镶嵌铜环的扇门跳出来。这里假日是独立音乐人在三峡发声的天堂,舞台留给准备好的人,缤纷的涂鸦墙、现代感的玻璃门,难以想像百年古厝别有洞天。

这是30岁回乡游子林峻丞的文创空间,几年前他拯救面临倒闭的老肥皂工厂,从谷底翻身,但他不安于现状,如今以文创志业延续三峡浓浓的人文气息。

林竣丞学的不是建筑,却自己画设计图,与当时为女友的妻子朱羽涵贷款新台币百万元,租红砖瓦房,保留庭院老树,象征承传古厝命脉,凸显“甘乐文创”传承三峡文风的企图心。

三峡旧称三角涌,位于3条溪汇流口,甘乐文创位于三峡河旁。他说,“希望让故乡的土地多点正面能量、勇气及阳光”。

“甘乐”是台语的陀螺,以此为基地,透过复合式艺文展演空间、电影音乐食馆、蓝染工坊、行销设计整合,成为三峡的创意源地。甘乐英文取名“The Can”,勉励自己一定办得到。

林竣丞并非一开始就从事文创工作,20岁时他毛遂自荐,加入艺人许效舜的“石头家族”,也是外景节目“疯台湾”的企划编导。在他乡讨生活后开始反思,什幺才是自己想过的生活?

沐浴乳的兴起让家族经营的传统肥皂产业逐渐没落,24岁那年他觉得“时间到了”,希望为身为民国30年代“美盛堂”肥皂工厂创办人的阿公打出一条血路。

转型文创,背后有家族沟通、祖父冷眼旁观的辛酸。他与团队研发汉方配药、天然茶叶加入手工肥皂,并在三峡老街挑起扁担,企划兼品牌行销,成功再创肥皂工厂事业高峰。

回首奋斗路,林竣丞说,自己不是经营管理、行销科班,一切摸索并坚守品质,是获得口碑和信任的不二法门。

他坚信勤能补拙,把重心全放在事业上,几乎不眠不休,员工曾笑说“老板一天有48小时”。绞尽脑汁就是要拚命将“茶山房”品牌推上舞台,成为注目的企业。

面对背负家族、员工的期望与责任,他形容“压力就像担肥皂的扁担一样,理所当然,不必喊苦”。他回忆,“好几次哭得乱七八糟,下一秒就得擦干眼泪,换上笑容面对客户、员工”。情绪的转变,让他深刻体会“高处不胜寒”。

文创产业诉说台湾文化价值,林竣丞说,印证当年他回乡,将老肥皂厂转型的想法是对的。

尽管如此,正当事业颠峰时,他却毅然离开一手打造的经营体系,编织另一个梦想。筑梦工程需要相当大的勇气,有人问“你疯了吗?大家拚命想赚钱,你却离开金鸡母,究竟为什幺?”

“有些事能等,有些事不等人。我还是我,让自己还年轻时重新归零,回到最初”。林峻丞没有迷恋在掌声中,而是选择深耕文化,他说“我很心急”,三峡老的很有味道,也可以很有活力。

他还自愿办起独立刊物“甘乐报”,记录家乡的人事物,每月出刊时,看着邮务车将编采、印刷的结晶运出,满腔热血有无限的感动。

文创为三峡的文化加值,激荡出火花。在“甘乐文创”空间里,除了蓝染,角落的手工木椅,讲的是当年老街改建的历史。

民国100年,他筹划北港妈祖绕境三峡祖师庙,南北香火的加分,唤回三峡热情信众的记忆。他还利用进香的犁炮炮纸,制成红包袋和御守。八八风灾时,以灾区土石流泥浆制作祈福泥偶。

新北市长朱立伦走访时,称赞“甘乐”兼具文化、创意,是创业楷模,更重要的是“年轻人的生命力”,连中年人也会感动。

台湾文创绝大多数属于微型产业,去年8月苏拉台风水患将“甘乐”打回原点,但林峻丞没有灰心丧志,反而收拾好心情,再次接受人生的挑战。

林峻丞夫妇还长期关怀山区的弱势孩童,教孩子春天种丝瓜、秋天卖丝瓜布,筹措基金课辅、泳渡日月潭、骑车环岛,“竣哥”成了孩子的造梦者、圆梦者。

陪伴就有希望,如同瓜棚丰收,第1届丝瓜小队成员陈鸿贤,现已就读国中三年级,还开过摄影展。林竣丞沉醉在不断的付出中,甘之如饴。

林峻丞在故乡找到安身立命所在,希望善的循环持续在社区滚动、发酵,这个梦想也确实逐步实现。现在他组青年志愿服务团,每个月为三峡河净溪,一切的故事都围绕在三峡。

当外界认识台北市华山创意文化园区、松山烟厂时,林峻丞希望新北市也有文创亮点,“甘乐”的故事将扮演这样的角色。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