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篇/他山之石:民营利润要设限

瑞典篇/他山之石:民营利润要设限 近年瑞典民营照护机构频频发生如老人感染、饿肚子、员工薪水被删减、将利润转到海外等丑闻,因而,民营企业参与长照利弊得失在政界引起大辩论。示意图。 报系资料照

「民营效率就是比较高,公营还在吃大锅饭,还没醒过来。」阿腾朵(Attendo)乌姆萨拉(Uppsala)居服据点主管艾利森(Susanne Eriksson)边说边看着桌上电脑,萤幕上秀不同颜色标示着居服员的路线图,居服员一进老人家门,系统也会马上显现出来,「服务地点儘量集中化,透过路线安排,可有效省时。」

阿腾朵是瑞典知名的长照连锁企业,提供居服及老人照顾中心服务,瑞典是在1990年代开放民间企业参与长照。近年瑞典民营照护机构频频发生如老人感染、饿肚子、员工薪水被删减、将利润转到海外等丑闻,因而,民营企业参与长照利弊得失在政界引起大辩论。

斯德哥尔摩大学教授雪贝哈理指出,当时开放民营的两大目的:减轻财政负担及增加竞争,最后都没达成,反而造成长照服务品质降低。表面上,老人可选择公营或民营机构,但老人并没能力去辨识品质好坏,选长照机构并不是选旅馆,老人一旦跟某机构建立关係,很少人会再换机构。而为了管理民营机构,政府反而投入很多人力签约、检查。

「先前政府对企业有一些规範,但过于简单,现在须提高对企业要求,并限制利润,」改为斯德哥尔摩市老人服务委员会主席布雪说,民营企业经营长照利润一般约有6%,委员会现拟针对企业利润加以限制,反对将其全部利润分给股东。未来可能只同意让民营企业取得2%利润,超过部分都要投入老人照顾相关投资。

已有百年历史的瑞典长照发展至今,限制民营企业利润以确保老人照顾不被剥削,成为一道头疼难题。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