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篇/瑞典长照制 经济后盾支撑福利

瑞典篇/瑞典长照制 经济后盾支撑福利 瑞典是实践平等的理想国,所有国民都可平等地享有托儿、长照等福利。 记者林俊良/摄影

瑞典,这遥远北国受称为老人天堂,长照制度为世界典範,连实施社会保险制的日本,亦向瑞典取经。联合报系「愿景工作室」採访团队远赴北国,一探瑞典如何建立普及平等长照制度,如何实践在地安老,盼为台湾推动长照之借镜。

Life is the reason for good welfare.(生命,就该拥有好福利。)孕妇挺着大肚子,巨幅海报就高挂在瑞典地方政府协会的中庭,简洁的几个字,道尽了瑞典从摇篮到坟墓,从幼儿到老人,国民都可以平等享有社会福利的立国精神。

太阳融化了北国寒冬,温暖的阳光照进位在斯德哥尔摩市南方的赛特拉老人照顾中心(台湾称为「养护机构」),窗明几净的客厅,钢琴老师弹奏着轻快音乐,七、八位老人坐在客厅则是这场小型音乐会的听众,老人们多半已失智,仍以愉悦的心情享受大地温暖、音乐的安抚和照护员的关心,嘴角扬溢着微笑。

这里,每个老人都有独立房间,但共用客厅进行交谊活动,採团体家屋小单元式照顾模式,127个照服员及护士照顾120名失智老人。此情此景彷如上天恩典,当生命走到尽头时,仍能得到应有的照顾与尊重。

瑞典长照制度历史悠久并演变至今,普及性和公共性是瑞典长照的最大特色,由全民税收支应,并由290个地方政府提供服务,老人使用长照的自负额很低,目的是要所有国民都能付得起。

以斯德哥尔摩市的斯杜勒比老人照顾中心为例,主管欧颂说,老人要负担房租和伙食,前者依住房大小每月负担是4,600至6,500瑞典克朗(折合新台币约1.8万至2.6万元),伙食费为每月2,600克朗(约1万元),若老人负担有困难,可申请补助;而照护费用则每月只要交1,650瑞典克朗(约6,600元)。而在斯德哥尔摩地区,老人一天照护成本就高达1,895瑞典克朗(约7,500元)。有趣的是,老人依能力负担上述费用,最后一定确保老人每月会有5,000克朗(约2万元)零用钱。

看似老人快乐天堂的瑞典长照,藏有隐忧。执政党社会民主党议员、国会健康与福利委员会副主席索伦森说,估计在2020年左右,战后婴儿潮进入80岁,将引发长照需求及财政压力。

现瑞典65岁以上老人占19%,约180万人,预估2020年进入超高龄社会—老人占比超过20%,致近年来长照预算持续增加,「但大家心里都有数,预算紧缩的一天终会到来。」斯杜勒比老人照顾中心主管伦巴克皱眉头说。

斯德哥尔摩大学社工系教授雪贝哈理指出,为控制预算,机构照护的数量明显快速下降,改以成本较低的居家服务替代。居服意味着老人无法得到足够时间的服务,并且增加家属的负担。

目前瑞典65岁以上老人有95%住在家中,其中约9%使用居服,仅5%住在机构。瑞典温和党国会议员亚当直言,过去老人住进机构直至临终往往要好几年,现在平均是六个月,显示因为资源不足,老人往往要等到情况很严重才能住进机构。

瑞典仰赖高税率以提供社会福利,平均税率约为30%。因应近来接收16万名难民,以及包括长照等社福支出增加,加税议题浮上檯面。

「加税是最有可能方式。」雪贝哈理引述一项民调指出,大多数瑞典人愿意增加缴税以维持长照体系,原因是不只家人用得到,将来自己也用得到。索伦森指出,长照是由地方政府提供,地方政府可自行决定是否加税,对于人口老化偏高地区,「加税很快就会在议程上」。她并说,现瑞典失业率为7%,若能使更多人就业、缴税,才是根本之道。

「没有经济,都是空谈。」瑞典老化及照顾国家研究教授洛格格伦自嘲,担心自己将来会得不到应有服务,「长照不光有说得漂亮的服务,而是要有经济做后盾。」

瑞典篇/瑞典长照制 经济后盾支撑福利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