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共运专题:越共思想改造的具体方法

【10月16日】(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上次我们谈到了越共在知识分子和全体人民中开展思想改造运动。那幺越共的思想改造有什幺具体方法呢﹖如果我们看一下这些方法﹐我们会发现它们和中共所实行的思想改造几乎完全相同。

方法之一是硬戴帽子﹐强迫被改造者承认莫须有的罪名。这里的硬戴帽子并不是对这种改造方法的抽象概括﹐而是从越南文中直接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把一顶政治帽子硬套到你头上﹐不管你接受不接受。

方法之二是穷追猛打﹐这也是从越南文中直接翻译过来的﹐和中文里的车轮战意思差不多。这种方法是对被改造的人连续不停地提出各种问题和指控﹐让你应接不暇﹐最终垮在这种无休止的逼问下﹐被迫承认罪名﹐求得解脱。

方法之三用越语说叫连镮套﹐用中国话说叫无限上纲。这里举一个事例。在学生对老师的批斗会上﹐一个老师被揭发﹐说他给某个学生的分数比这个学生应得的要高。

下面就是用连镮套来对这个老师进行批斗的过程﹕

基本事实﹕你给某个学生一个高分。推论(即连镮套)﹕一﹐通过给这个学生高分﹐你在全体学生中製造不公正﹔二﹐一旦出现这种不公正﹐学生们就会把时间都化在彼此的争吵上﹐而不是花在学习上﹔三﹐这样他们就不会取得进步﹔四﹐这样他们就会说我们新的教育制度不如旧的﹐不如法国殖民地时期的﹔五﹐他们就会进一步说我们的整个人民民主制度不如殖民地﹔六﹐这样﹐通过给一个学生以不应有的高分﹐你在蓄意为殖民主义服务。结论﹕你是法国人和美国人的走狗。

这种对教师的莫须有的指控和批斗在40年代下半期的越南北部是非常普遍的﹐很少有教师幸免。这就是为什幺有大量的教师离开越南北部前往法国控制的越南南部。他们宁愿生活在殖民地下﹐也不愿生活在所谓”解放区”。

方法之四叫做大刀阔斧﹐这当然也从越语中直接翻译过来的。这种方法是在批斗会由群众对这个批斗对象高呼口号﹑大叫大喊和骂粗话製造震耳欲聋的效果﹐以震摄那些在场的有同样思想问题的知识分子。

方法之五叫痛哭流涕。所有被批斗的﹑接受改造的或者仅仅是作自我批评的人都要用哭泣来表示对自己的罪行或者错误的悔恨﹐有时还要伴以捶胸顿足﹐以增强效果。如果不哭﹐就说明思想改造还没有触及你的灵魂。除了当事人要哭﹐很多情况下在场的人也要哭﹐特别是那些刚刚在思想改造中过关的人要用哭泣来表示自己还在为过去而悔恨﹐甚至还有那些新近入党的人﹐他们要用哭泣来表示自己没有尽到党员的责任。这种方法又叫哭泣大会。这种陪哭也有促进当事人悔悟的作用。在当事人不愿认罪和哭泣的情况下﹐党组织甚至会把那些愿意陪哭的人带到这个当事人的家门口去举行哭泣大会。但是这种方法不免产生副作用﹐这就是陪哭的时间一长﹐次数一多﹐有些人就难免挤不出眼泪﹐只是干嚎。有些人心里也难免对这种场面觉得可笑。但是却没有人敢公开这幺说。这种痛哭流涕的方法在越南北方从1951年延续到1953年。

共产党的思想改造从本质上说﹐是通过对人的精神和心理施加长时间的和严酷的压力来取得效果﹐因此﹐在所有实行了思想改造的地方都有大量的因为不堪忍受这种压力而得精神病甚至自杀的案例。在中共的延安整风中就有成百上千的知识分子自杀。在越南﹐这样的案例也是屡见不鲜的。例如﹐1952年在越北军政干校的一个班级﹐就发生了八起学生变精神病人的案例。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