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退休制折冲十年 不讲空话…拿出数据

瑞典退休制折冲十年 不讲空话…拿出数据 瑞典前国家保险局局长希尔德堡:执政温和党一九九一年成立年金研究工作小组,成员是国会五个党,排除如老人、劳工、资方等利益团体。 记者王腾毅╱摄影瑞典独创的NDC(Notional Defined Contribution,名义式确定提拨制),究竟是谁想出来?又是如何想出来并推动?瑞典用长达十年时间来凝聚共识,缔造年金改革的奇蹟,在于它是社会学工程师和政治的合作,亦是专业超越政治的结果。

要人民改变 「比设计新的难」

「改革退休制度,就像盖一座教堂,需要上百年时间。」瑞典前国家保险局(现已改制瑞典社会保险局)局长希尔德堡(Anna Hedborg)说,改革比设计一个制度还难,因为人们已适应旧的,要改变,人们很不愿意。十月初,六十九岁的希尔德堡在家中接受联合报系採访团专访,她是瑞典社会民主党推动NDC核心人物,在担任国家保险局长时,全程参与NDC的政治协商过程。瑞典NDC制在一九九八年上路,二○○一年第一次给付。

跨党协商 先排除利益团体

瑞典退休制折冲十年 不讲空话…拿出数据 健康及社会事务部年金专家奥斯卡松:国会廿几个工作小组对各利益团体意见进行九十多项调查;也就是说,小组虽只有政党决策,但「绝不是关起门来做决策」。 记者王腾毅╱摄影执政温和党在一九九一年成立年金研究工作小组,该小组成员是国会五个党(社民党、温和党、自由党、基督教民主党、中立党),排除了如老人、劳工、资方等利益团体。希尔德堡回忆,因社民党与工会关係深厚,当时反对这项作法,但之后让步,因为「太多人参与,会达不到结果」,而且工会的立场可透过社民党反映。

研究、观察NDC制长达廿年的健康及社会事务部年金专家奥斯卡松(Stefan Oscarson)表示,年金工作小组的五个党派,已涵盖八十五%民意;而该小组虽排除利益团体参与,但国会有廿几个工作小组对各个利益团体的意见进行多达九十多项调查;也就是说,工作小组虽只有政党决策,但「绝不是关起门来做决策」。

想叫价 「先拿出数字来」

瑞典各政党都不会胡乱叫价吗?「已经叫价一百次了。」希尔德堡回答。但她也说,各政党可以达成共识,有几个重要原因:第一,在协商时,成员就事论事,讲的不是空话;第二,成员都很诚实,不讲虚话;第三,运气很好;第四,成员都与各自党派有联繫,能够代表该党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NDC制虽是政治协商结果,但专业文官在协商过程扮演关键角色。希尔德堡回忆,该小组有八位成员,每个成员都配有一个专业秘书,这些专业秘书是从文官中挑出来,他们不能有政治倾向,而是在幕后做各种计画与精算,提供各种技术和专业支援。

她说,「该小组协商时,不是讲空话,是有数据和专业根据的,开会时都要拿出数据来,对,OK!不对,再回去精算!不是讲空话、随便喊价。」

「NDC绝对是这些专业秘书想出来。」希尔德堡说,瑞典NDC可以成功主要有两种人,一是社会学工程师,二是政客。令人玩味的是,政客和专家,这两类天差地别的族群,竟能携手建构影响好几世代的年金制度。因为是专家和政党协商结果,奥斯卡松幽默地说,「NDC的好处是很稳定,坏处是没有人会批评,当时五党派都投票赞成」。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