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年轻人 比银髮族更拚退休金

瑞典是社会福利国家典範,从出生到坟墓,都由国家照顾;但在人口结构老化下,年轻人开始拚退休金。廿九岁的皮耶(Björn Gorton)去年八月踏入职场,现在瑞典捷运公司担任计画分析师。他说,在读书时代,从没想过退休后的问题,但工作后,他进入NDC系统,经常上网查看自己累积年金权及附加年金操作绩效。

瑞典正在讨论延后退休年龄,皮耶却希望提早退休,享受人生。问他会不会担心退休时领不到政府退休金?「我对政府有信心,」他也说,「人总要有準备,自己要有一点钱」。

瑞典/年轻人 比银髮族更拚退休金 八十岁的皮耶吉达,须靠轮椅行动,政府提供她免费的电动轮椅及相关器具。 特派记者王腾毅/斯德哥尔摩摄影

相较年轻世代,瑞典老人的经济生活显得无须忧愁。八十岁的皮耶吉达(Birgitta),退休已经十五年,退休前是聋哑老师,现住在距斯德哥尔摩郊外的Uppsala。

皮耶吉达因关节受损,须靠轮椅行动,政府提供她免费的电动轮椅及相关器具,有一段时间居家服务员到家里来帮她打扫、烧菜,「居家服务员来的时间很短,」皮耶吉达不免有些小意见;她接着说,「好在有先生照顾我,我无法想像很多没有亲人照顾怎幺办?」脸上流露出与满足。

瑞典/年轻人 比银髮族更拚退休金 八十九岁的杨纳格廉,一人住在养老院,每月都有三千克朗的零用钱。 特派记者王腾毅/斯德哥尔摩摄影虽然行动不便,皮耶吉达仍让老年生活过很很充实,她会和先生一起弹琴唱歌,固定到街上专为老人开设的饭厅吃饭并和其他老人联谊;因为她曾工作卅年,对于现在退休金很满意,她说,「瑞典是全球投入最多钱照顾老人的国家,我没什幺好抱怨。」

八十九岁的杨纳格廉(Bo Jannergren )今年因在家中昏倒,无法自理生活,只得住进斯德哥尔摩郊区的一家养老院。杨纳格廉住在约十坪房间,房租、照顾费用及餐费,合计一个月要九千一百克朗,索费不赀。他準备将旧公寓卖掉,以支付住养老院费用;「我从来不担心经济问题,而且我每个月还有三千克朗的零用钱。」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