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财务自动平衡机制 不会欠债到下一代

瑞典NDC年金制度,以财务稳定和永续为其最大优点与特色,独创自动平衡机制(Automatic Balancing Mechanism,ABM)功不可殁。

自动平衡机制可说是NDC中最聪明的设计。就像经营一家公司,每年检视NDC的资产与潜藏债务比,计算「平衡率」。NDC资产变动项目就是保费收入多寡和储备基金(亦即缓冲基金)收益,债务就是给付;若平衡率低于一,ABM自动启动,不须经国会同意,自动削减给付,直到平衡率回到一。

健康及社会事务部年金专家奥斯卡松(Stefan Oscarson)指出,ABM平衡率低于一,不是经常的事,曾在二○一○年及二○一一年低于一;他强调,「因为ABM,不会欠债到下一代。」

瑞典/财务自动平衡机制 不会欠债到下一代 在世界各国年金制度拉紧报此时,瑞典人早在十多年前,用集体创意与智慧,开创了年金奇蹟。 特派记者王腾毅/斯德哥尔摩摄影

NDC制度中亦搭配「缓冲基金」。通常不动它,但是当总体经济或人口结构巨变,导致对所得年金随收随付产生鉅幅影响,就会动用挹注NDC。例如,二○○八年曾经启动,瑞典年金局保险专家保罗颂(Arne Paulsson)强调,当时主要是为了应付六○年代出生的退休潮,而非经济危机。

保罗颂解释,影响ABM最大的,是保费收入,也就是就业率,若无法就业,ABM平衡率就会下降。

虽然有ABM及缓冲基金设计,但NDC运作仍不完美。「有人批评ABM太敏感,只要缺一点点钱,马上调降给付,致给付水準上上下下,一直在起伏、变动。

NDC虽不完美,「原则上NDC系统运作没有大问题,只须一些小改进,」奥斯卡松说,「放眼世界,可能也没有比NDC更好的制度。」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