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中国贪官的家属

【9月15日讯】 去年7 月,我受朋友谢的委託,去机场接他的表弟小赵,从此也
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贪官的家属。

谢在电话裏对我说,小赵要去南加州大学学经济。在加州上学的人都知道这裏流传着一句话,大意是如果一个美国孩子出身世家,他将会上斯坦福,如果家境平平但是成绩优异,去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如果家裏有钱但是成绩很差,那他还有南加州大学可以选择。

南加州大学是一所以学费昂贵着称的私立学校,所以听完谢的介绍后我就断定,小赵家裏这次必定出了大钱。我再仔细看他的行李,是一套LV的箱包,我不禁撇撇嘴。小赵很敏感,立刻问我:“怎幺,是不是这个款式已经不流行了?”我只好解释说,美国的大学生穿着用品都比较随便简朴,很难看见这样全套LV出行的。

坐上我的二手福特,小赵开始用手机给家裏人挨个打电话报平安。过了一阵我问他“除了谢,你在美国还有亲戚吗?”“没有了。”小赵想了想又补充说,“不过我爸在这边有一个朋友,他这两天恰好出门做生意去了。我爸妈让他在美国照顾我,包括我来上大学也是他帮忙联繫的。”

小赵突然想起了什幺一样,转过来说:“既然那个叔叔这两天不在,你明天可不可以陪我去买些东西?”“买什幺呢?”“车子和房子应该是那个叔叔替我安排,我想先买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就可以了,要不就去罗德奥车道吧,我妈去年到那裏买了好多东西。”我听了不禁吐吐舌头,罗德奥车道位于全美国最有名的富人区比弗利山,那裏卖的几乎全是顶级奢侈品。我虽然在洛杉矶呆了一年多,但到那裏几乎只能在街上看,不敢走进去问价。于是我婉言谢绝了小赵,告诉他自己打车去就可以了,说着话就把他送到了目的地——一家五星级酒店。

过了几个月,我恰好在一次中国学生聚会时碰到谢,我走过去说“你表弟可真厉害”,遂告诉他那天我的遭遇。谢看周围没有别人,悄悄告诉我说:“他当然可以这幺厉害了,反正花的都是别人的钱。”

原来小赵的父亲是中国南方某省的一位厅长,平时经常利用工作之便和一些商人来往,在他为这些商人提供一些“便利”的同时,商人们也投桃报李,不停提出要“邀请夫人到美国、欧洲玩玩”。这次小赵来美国上学,也是其父和美国某位华裔商人的“交换条件”。华裔商人为小赵联繫学校、交学费、买房买车,地球那一头其父也会提供相应的“帮助”。谢说,小赵已经开始上课了,不过因为英语基础实在太差,所以现在请了一个专职的美国教师每天补课。“他在长滩买了一所大房子,天天开着一辆保时捷911 的新款满城乱转。不过就是没什幺朋友,有天还给我打电话问你的情况,说请你有空过去玩。”

我很惊讶地说:“那他这幺招摇岂不是很引人注目?”谢笑话了我一顿,说:“现在这样的情况太多了,小赵在长滩的邻居们就有不少是这样的情况。有的是小孩一个人在这裏守着一所大房子读书,有的是母子或者母女俩。小赵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争取一张美国绿卡,因为他父亲也知道贪污受贿都是有风险的,所以先让儿子过来好留条后路。”

又过了两个月,小赵果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母亲来美国看他,想请我和谢过去作客吃顿饭。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富人区长滩的豪宅,院子裏有一片小树林、室内室外游泳池各一个,还有一个网球场,最难得的是,海滩近在咫尺。我问小赵这所房子花了多少钱,小赵照例心不在焉地说:“我也不太清楚,大概一两百万(美元)吧。”小赵的母亲皱着眉头告诉我和谢,小赵最近和另外几个和他情况相似的同学一起迷上了赌博,短短一个多月,去了拉斯维加斯三四次。

“我们家倒不是输不起,就是怕他被人骗。”她送我们出门的时候突然指着不远处一所宅子说,“那就是某某家(某某是一个还算有名的贪官,我还没有出国前也看见过一些关于他的报导),他出来的太早,听说现在钱都不够用了,卖了在纽约的房子才住到这裏来的,前几年他夫人女儿还能每年去巴黎购物,现在一家人就靠放房贷生活了。”(《国际先驱导报》洛杉矶报导)

──原载《维权通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