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医生投书:发生在我丈夫身上的奇蹟

在几十年的行医工作中,我亲眼看到临床上有很多疑难病症,现代医学都很棘手,束手无策,多少人世间的美满家庭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亲人被病魔夺去生命,一幕幕悲欢离合的情景历历在目,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深深感到内疚、悲哀、无奈。

我先生是大专院校一名副教授,一九八八年因风湿性心脏病併发急性肺水肿送医院抢救,好转出院后,为了彻底根除病根又千里迢迢赴北京心脏病专科医院求治,检查结果因风湿活动不能手术而被拒之门外。回来后每天要吃地高辛强心及肠溶阿司匹林抗风湿治疗,七年多时间因心脏功能不全只能上半天班,不能平卧,只能半卧位,后 来又出现青光眼,视力下降看不清东西,前列腺肥大,尿路堵塞,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四年四月份,我有幸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合肥的面授班后,我明白了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我先生,于是五月份我又陪先生去重庆参加李洪志先生的面授班。第一天还没开课,李洪志先生叫全场学员起立,给学员清理身体,并叫心脏病与瘫痪的学员做好準 备,其他学员想一下自己主要有甚幺病或亲人有甚幺病,然后李洪志先生一挥手,当天我先生七年的半卧位就撤去了,可以平卧了,尿路也通畅了,带去的一大包药也扔了。与他同房间的学员,见状都惊叹不已。我先生在心得体会中写到「我现在感到全身一身轻」,回家后,他天天上全日班,爬高楼也不觉得累,年终还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我丈夫的奇蹟在当地被传为佳话,学校的校长、中共党委书记、工会主席、政工组长、教授、主任医师等都纷纷来学炼法轮功。学校的学法组每天晚上都学法,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到公园参加集体晨炼,给社会与家庭带来了真正的祥和与稳定。

我先后三次参加过李洪志先生在合肥、重庆、广州的面授班。李洪志先生告诉我们说:「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改变他的一生,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转法轮》)我才慢慢明白,一个人只有通过修炼,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才能返本归真,脱离苦海。

(责任编辑:谢正华)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