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富翁捐政治巨款 反对者吁修正宪法

週四(8月2日),美国两家自由派组织公布一项共同研究说,在由超级PAC筹到的大量个人政治捐款中,其中47人的捐款金额就佔了一半以上(57.1%)。一些反对者建议政府修正美国宪法,限制企业和富翁在政治捐款上的金额。

一些美国富翁通过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和其他团体捐款,试图左右2012年竞选选情,这已经不是一个秘密。

《华盛顿邮报》报导,根据美国公共利益研究集团(US PIRG)和Demos联合製作的报告表明,由超级PAC筹到的个人捐助的2亿3,000万美元中,其中47人的捐款金额佔一半以上(57.1%),而且超过1,000人捐款1万美元或更多,佔募集资金的94%。该报告称,这些内容仅反映了约1%的捐款活动,更多的细节远远未被收录进来。

作家Blair Bowie和Adam Lioz认为,今天的行业巨头和百万富翁希望用更多的钱,放大他们的声音,直至于极少数的富翁和利益集团主宰了市民的公共广场,淹没了其他人的声音。

共和党的超级PAC,如「恢复我们的未来和美国十字路口」(Restore Our Future and American Crossroads),已花费超过1亿4千4百万美元,在摇摆州打电视广告支持罗姆尼。民主党的超级PAC,如「优先美国」(Priorities USA),「多数委员会」(Majority PAC )和「众议院多数委员会」(House Majority PAC )尚未在任何地方接近这一数额,但一直在积极收集大的支票。

位居个人捐助金额的金字塔顶端的是亿万富翁、赌场巨头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和他的妻子Miriam Adelson。他们连同他们的子女共捐助超过3千6百万美元,其中大部份捐给了「胜出我们的未来」(Winning Our Future),这个超级PAC支持前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主要候选人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最近,这对夫妻捐献1千万美元给「恢复我们的未来」(Restore Our Future),这个超级委员会的成立是推举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

Bowie和Lioz指出,写大支票的人并不局限于富有的保守派。例如,好莱坞大亨Jeffrey Katzenberg,最近捐款200万美元给超级PAC「优先美国」支持奥巴马总统。

他们说,巨大金额的捐助,扭曲了民主的进程,导致政治上的不平等,选民有可能无法正确评估候选人。

美国最高法院在2010年就「公民联合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曾裁定,公司和工会有宪法第一修正案保证的权利,在竞选捐款中没有上限。

而该报告建议政府修正美国宪法,限制企业和富翁在政治捐款上的金额。
「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一些富裕的个人和机构把他们的财富转化为政治权力的情形不会发生。」

该报告还重申了关于所谓的暗钱的问题。报告说,有些捐款无法通过公共记录来追蹤到其来源。据报告作者估计,超级PAC和其他团体在给联邦选举委员会(7.6%)的1亿6千7百50万美元捐款记录中,其中1千2百70万美元来路不明。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