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好人因维护信仰屡遭迫害

山东潍坊纸箱厂员工徐建新女士处处为他人着想,是亲朋好友心中的好人, 可这样的一个好人,却因坚持信仰在中国屡遭迫害。而她不炼功的先生也因为妻子鸣不平而遭到非法劳教导致脑出血。目前她的丈夫和年迈的父亲都依靠他的照顾,而她却因坚持信仰而再次遭到当局的非法绑架迫害。

现年过六旬的徐建新女士,是一位公认的老实人,她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处处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时刻为他人着想。 零八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时,徐建新在自己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主动捐款援助灾区同胞。然而这样的好人却在中国大陆难逃迫害。

她曾在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左右,因依法到北京上访而遭潍坊驻京办的绑架,还被纸箱厂的人绑架到厂裏,被非法关押在厂裏好几天,警察和纸箱厂领导,不顾她生活困难,勒索走了她给孩子準备用来成家的约一万元钱。

丈夫鸣冤被迫害成脑出血

徐建新的丈夫原本不修炼法轮功,或许由于对妻子遭到无端迫害的气愤,去街上贴了一张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结果在零八年春,也遭到绑架和抄家,很多私人物品被抄走。并被送到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经过一系列的抄家、绑架、劳教的折腾,徐建新的丈夫受到极大刺激,出现脑出血症状,经常昏倒,手脚不灵,走不了路,住了好几次院,花了几万元医药费。

勒索、停电

不仅如此,警察还向大队居委会敲诈勒索了约二万元钱财,这些钱都要由徐建新出。徐建新拒绝交钱,大队居委会就停了徐建新家的电,逼她交钱,不交除非搬走,徐建新被逼得到处打听房子。徐建新曾为断电一事,向大队居委会劝善、讲法轮功被栽赃、迫害的真相,可是仍被断电数月之久,每天生活在漆黑的屋子裏。直到徐建新的孩子,凑钱缴给大队居委会,才得以恢复供电。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早被山东省潍坊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从家中绑架,后被劫持到「工业管理干部中等专业学校」院内的洗脑班,在这个隐蔽的洗脑班里她遭到「六一零」人员的暴打,之后因否认有罪拒绝「罚款」而于同年八月左右被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拒绝勒索遭劳教迫害

在潍坊市「洗脑班」,洗脑班的「六一零」人员对满头白髮的徐建新大打出手,并向她勒索钱财。 徐建新否认自己信仰有罪,坚决抵制迫害,拒绝交钱,洗脑班的「六一零」恶人因此而恼羞成怒,把徐建新从洗脑班直接劫持到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至今。

潍坊市「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有:强制精神洗脑、敲诈高额钱财、手铐铐、殴打、不让睡觉刑讯逼供、单独隔离关禁闭、用法轮功学员交的钱僱人或派专人二十四小时贴身监视(上厕所也包夹)、二十四小时摄像头监控录像(夜间不让关灯被锁在屋裏用尿桶大小便摄像头也开着)、耍流氓、不让家属探望、挑拨家庭关係离间亲情……

雪上加霜

徐建新的老伴出院后,靠昂贵的药片维持身体,在徐建新被非法抓捕之前,她都是全天陪护老伴,她老伴也是一刻都离不了妻子,一看不见妻子的身影就哭。徐建新此次被抓给她老伴又一次打击,她老伴一想起她就止不住流泪。 徐建新还有一个大概八十多了的老父亲,已无法生活自理,需要徐建新伺候、赡养。徐建新的被绑架,对这个处境艰难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贝利)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