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藏不住的隐患解读中国第三季度经济资料

【10月24日讯】昨天,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李晓超在会上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的初步统计资料。由于人们普遍将眼光聚集在中国能否实现年初中央政府制定的百分之八的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目标上,中国的最新统计资料对这一问题基本上给出了答案:实现全年百分之八的经济增长目标,志在必得,没有悬念。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与去年同期相比,中国前三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百分之七点七。虽然这个数位仍然低于全年增长百分之八的目标,但是如果将下述两个因素考虑进去,就不难理解为什幺中国政府不担心第四个季度的经济表现会影响实现全年的增长目标了。这两个因素一个是当前经济增长仍有继续增强的势头;二是去年的增长基数相对较低,这给了今年第四季度的更高增长速度减少了难度。

从动态看,中国今年前三个季度的经济增长呈现前低后高的趋势。第一季度增长百分之六点一,二季度增长百分之七点九,三季度增长八点九。这个趋势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有在短期内继续增强的势头。这主要是由于许多从年初开始政府的大型投入仍在继续进行,而且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也都开始出现了微弱的经济回升局面。

去年第四季度较低的经济增长基数也为今年第四季度的更高的增长速度提供了条件。去年第四季度正是中国经济增长率急剧回落一个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由第三季度的百分之九下滑至第四季度的百分之六点八,其下滑幅度之大,少有前例。与此同时,自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成为中国经济强劲火车头的出口更是由去年十月份的增长百分之十九点二突然下降为十一月份百分之二点二,并在随后的近一年的时间裏持续出现近百份之二十左右的下降幅度。

在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但是人们常常说,阅读中国的经济资料常常如同观看街头的杂耍表演,叫做“不会看的看热闹,会看的看诀窍”。从经济学家的角度,中国第三季度的经济资料有什幺“诀窍”掩盖在“热闹”之中了呢?换言之,有什幺经济隐患掩藏在高速增长的“利好消息”之间呢?我看至少有两点值得关注。

一是增长的资料表明中国的经济结构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更加恶化。从投资和消费的关係看,在前三个季度裏,前者增长的速度为后者增长速度的近两倍。考虑到中国现有的经济结构已经是投资大于消费,也正是由于这一扭曲的经济结构,才使得中国的经济在世界经济危机的冲击面前显得十分脆弱。因此,继续依靠投资的高增长来推动的经济增长虽然有一时应急解围的功效,但是此举也无异于“饮鸩止渴”。

二是中国的增长是以政府为主导的增长。这主要表现在政府主导的投资领域的增长速度高到令人忧虑的程度。例如,中国在前三个季度裏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高达百分之五十二,其中铁路运输业增长竟然高达百分之八十七。众所周知,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完全是由各级政府主导的,这个领域的增长不仅给民间经济带来的辐射效应小,而且在当前的政治结构下也是滋生政府官员腐败最为集中的领域。

反观那些基本上依靠市场来带动的领域,经济增长的势头却依然显得十分微弱。例如,由市场决定的外贸出口,反映市场景气程度的外国直接投资和私人投资等,不是仍然在下滑的区间,就是基本是出现零增长。这表明,中国的四万亿的经济刺激和更大的国有银行信贷增长截至目前为止都没有能够得到市场的积极回馈。

在经济衰退出现的时候,政府的干预和刺激是必要的,但是任何政府刺激计画的目的都应该是“带动市场”而不是“代替市场”。

换言之,政府应该致力于增加市场的造血功能,而不能单单是为市场输血。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的刺激计画是不成功的。因为政府的财力最终是有限的,所以政府的刺激不可能没有止境。如果在政府财力枯竭的时候,市场仍然无法正常运转,出现的后果不堪设想。

除了上述两个隐患之外,从中国政府公布的《二零零九年九月份主要统计资料》中我们没有看到有关失业的资料。将失业资料排除了国家统计局的“主要统计资料”之外的做法令人吃惊。因为失业从来都应该是政府的宏观经济管理中最重要的经济和社会指标之一。不知道漏掉这一资料仅仅是因为技术上的疏忽还是有其他什幺原因。无论是出于什幺原因,这一做法都令人不安。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