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菲律宾没有国际法权力提仲裁

不是菲律宾的国际法主权领土领海,菲律宾没有国际法主权的权力提请国际法主权领土参加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其专属区权益的仲裁,海牙国际法庭没有国际法权裁定国际历史领土的归属及界址界定、没有国际法权裁定非提请国主权领土领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其专属区权益的仲裁。

菲律宾提请不是菲律宾国际法主权领土领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其专属区权益的仲裁,是违反国际法的、荒谬的。海牙国际法庭仲裁国际历史领土的归属及界址界定是扩权、越权,裁定非提请国主权领土领海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其专属区权益的仲裁,本身违反国际法,是滥权。美国自己不参加缔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尊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遵守国际法、国际公约的体现?美国要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说三道四,自己先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美国无权、也没有国际法理要求中国遵守非提请国主权领土领海提请的仲裁、裁定及其扭曲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中国是在维护国家领土领海主权,不是在亚洲挑战既定秩序。中国政府无视没有国际法理的国际仲裁,理所当然,与对美国的直接挑战不是一回事完全不相干。无视没有国际法理的国际仲裁,与美国的国家领土领海主权受到损害,美国不无视才怪一样。美国要在南中国海不顾安全保障维持 “压倒性的存在感”或自己所谓的秩序,最好不要伤害中国的国家领土主权利益,损害了中国的国家领土主权利益维持 “压倒性的存在感”或自己所谓的秩序是难以达成的。美国欲加干涉直接挑战中国国家利益,不用找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美国式的航行、飞越自由等的秩序的借口理由,干脆直接说中国的国家领土主权利益妨碍了美国的“压倒性的存在感”或美国所谓的秩序,更直接了当。

2016.7.1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