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囤地王”及一件腐败大案

媒体报导,在廊坊起家的地产商华夏幸福在环北京地区拿地的力度与成绩无人能及。公开资料显示其背后利益攸关政治后台。

近年廊坊不少官员落马,其中市统战部长孙宝水被指大面积强圈的耕地绝大多数涉及华夏集团非法用地。

4月3日媒体报导,此前,就「雄安新区协议失效」之说一天内出尔反尔的地产商华夏幸福(华夏幸福基业有限公司),已在新区区域内与保定市、雄县政府签下协议,且受委托开发的土地面积达500平方公里。这个数字几近整个新区的二分之一。

媒体曾报导,华夏幸福在环北京地区拿地的力度与成绩,就算业界大哥万科都望尘莫及。欲知华夏幸福今日为何能成为新区囤地王,就要看它从前是怎幺起家的。

背后利益攸关政治后台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在廊坊创办了华夏幸福的前身华夏房地产开发,由此踏入房地产行业。2002年,华夏幸福转战廊坊南部的固安县,并按所谓「政府主导,企业运作」的模式,独家参与了河北省省级重点开发区「固安工业园区」的开发,就此风生水起,王文学也登上富豪榜。

从上述基本资料不难看出,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的事业根据地、原始资本积累地、转型成功奠基地,皆在位于北京正南50公里的廊坊市。

华夏幸福坐大关键期的地方主要领导,即1997年至2004年的廊坊市委书记、省委祕书长,也就是去年提前卸任的安徽书记、现任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王学军。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廊坊有不少官员落马,如市统战部长孙宝水、市政法委书记肖双胜、市建设局长李东、市属国企董事长鲍涌波等人,除了与河北省组织部长梁滨、省委祕书长景春华、省委书记周本顺等「老虎」有交集之外,市统战部长孙宝水也被指与华夏集团旗下公司有利益关联。

在廊坊起家的华夏幸福,这次在雄安新区消息出来前拿那幺多地再次被聚焦,但严格说,并非靠谁泄密「提前布局」,而是王文学从以前到现在可以说是「一家独大」。

「京津冀概念」在2016年那一轮爆发时,华夏幸福已经丰收过一次。

不仅如此,据报导,预计2019年建成的北京新机场项目,最先受益的当属京南地区的廊坊市固安县,如此一来,从固安起家并在当地拥有大量土地资源的华夏幸福又将成为其中最大的受益者。

媒体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导,由于手握大量成本低廉的土地,华夏幸福因此将「再调控也不降价」作为内部战略之一,并且做着2019年廊坊房价冲上4万元的美梦。

华夏幸福在收割财富的同时,自然也要为背后的利益集团服务。在北京,华夏幸福连包括万科在内的多家央企都可以「逼退」,其背后利益攸关方涉及的政治后台,除了起家之地的地方官员,想必还有更高级别的「关键少数」。

雄安新区推出前的一件腐败大案

「雄安协议失效」成为新闻热点后,外界这才回头关注到,在消息发布前四天被查的保定市雄县县委书记吴亚飞,或是涉及签约的官员。其实在相关问题上,吴亚飞只是小角色。有比他问题大、级别高的官员,早在去年6月已经被拿下。

此人就是廊坊市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孙宝水,2016年6月落马,8月被双开、立案,9月被逮捕,这样的推案速度,通常表示问题严重、证据确凿。

在官方通告中,孙宝水被指「18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并收受财物问题涉嫌犯罪」等等。

在网上与地方上,关于孙宝水的腐败问题更多更具体,尤其是他与地产开发商华夏集团(华夏幸福基业)涉土地违规的事情,而且见诸正式报导的时间(有限查询)早自2012年,也就是孙宝水担任大厂县(廊坊市辖自治县)书记的时候。

来自河北的报导称,大厂县人民送孙宝水一个名副其实的绰号「孙五亿」。孙宝水在大厂县,涉及违法圈占耕地的项目有29个,违法圈占耕地约9000亩,大搞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从中牟取巨大利益。

孙宝水大面积强圈的耕地,因绝大多数涉及华夏集团非法用地,故遭到举报双方之间有权钱交易。或许,这也是雄安新区消息曝光后,拥有巨量土地资源储备而公认是最大「赢家」的华夏集团,却主动宣布协议失效的其中一个内幕。

曾有地产专家撰文置评,华夏集团动辄上百平方公里的产城开发模式其实是把一级开发与二级开发捆绑在一起,官方往往会签署一些合同外的合同;设置苛刻的条件只能让华夏幸福中标,让他们顺利拿到建设用地。

所以官商官商,商没有官靠,孤掌难鸣。然而专家没道破的是,区区一个孙宝水,不能让华夏集团在廊坊坐大独大。

孙宝水被立案的2016年8月,安徽省委书记王学军也在同一时间提前卸任。孙宝水正是王学军主政廊坊时的市委副祕书长、市委研究室主任。

河北省以周本顺、张越、孙宝水为例,从县级到省级,官员腐败严重。然而他们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什幺时间倒在什幺事情上,包括目前那些熬到退休而没有东窗事发就认为已经没事的人。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