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乱未平一乱起广东骚乱领先全国港媒2011年11月

改革开放之后,广东领风气之先,创新与活力是广东的代名词,成为全国放效追赶的目标,但如今的广东,骚乱此起彼伏,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无日无之。从韶关的维汉冲突到潮州骚乱,从增城烽烟到陆丰暴乱,再到近日的中山暴乱。一乱未平一乱起,骚乱与动荡则成为广东的新标签,广东当局再度引领全国,成为全国的负面典型。
广东中山日前发生大规模骚乱,当地前任村支书以七十五万元将价值四亿元的土地出售,引发村民愤怒,上千村民包围徵地厂商,当局出动三千武警镇压,造成多人死伤。事件引起广泛关注。
今次中山骚乱事件,在广东基层非常典型。由于珠三角开发较早,很多城乡结合部的土地被大量徵用,而徵地款却掌握在村支书、村主任手中。这些村官只将少量徵地款分给村民,却用大量的钱财打点镇、县市的官员,结成利益同盟。等到村民醒悟,上街反抗时,村官向县市政府报告,给村民扣上破坏社会稳定的帽子,派出公安拘捕维权人士。
而长期拿这些村官好处的县市官员,自然偏听偏信,以为派警力镇压便可将事态消弭于无形,没想到事与愿违,各路维权人士迅速介入,事态益发严重,官民冲突愈演愈烈,最后以流血收场。类似的冲突在广东每个县市基本存在,只是广东当局从来没有重视解决过。
更可悲的是,早在一个星期前,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还在中山召开依法调解社会矛盾的现场会,将中山市树立为全省的样板,但没想到话音刚落,中山已是狼烟四起,遍地狼藉。今次中山暴乱是权贵巧取豪夺的又一典型,村官数年前私下将一处估值高达四亿元的预留工业用地,以低价七十五万元卖给一家开发商。一名小小的村官,居然将集体土地私自出售,谁给他这幺大的权力呢?价值四亿元的地皮,售价仅七十五万元,这背后又有多少黑幕交易?暴乱持续多日,为何广东当局早前不介入,而介入后又为何站在村民对立面,偏听偏信村官的一面之辞呢?广东省委到底是代表贪官的利益,还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呢?
汪洋看走眼并不是首次,一个多月前爆发大规模冲突的陆丰乌坎村,也是广东省委近年力挺的样板村,该村多次被评选为「全国文明村」、「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单位」。虽然村官一再被村民指控贪污,但乌坎村支部书记薛昌还是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汪洋曾专门到访视察。然而,这样一个被官方力捧的样板村,却发生大规模骚乱事件,村官被控私自出售集体土地给开发商,涉嫌贪污上亿元资金。
更早前,汪洋亲赴潮州接见国美电器创办人黄光裕,勉励其为家乡多做贡献,但一个星期后,黄便被公安以非法洗钱等罪名逮捕。汪洋树立的典型,接二连三出问题,这到底是政治眼光低浅呢,还是被广东地方官员蒙骗?
实事求是地说,汪洋提出的「幸福广东」口号本身并没有错,但关键是如何落到实处。如果幸福的只是类似陈绍基、王华元、许宗衡这些贪官,老百姓水深火热,维权抗争,这算什幺「幸福广东」?事实上,近年广东群体性事件不断的背后,都隐藏着贪官们残民以逞的罪恶黑手。贪官不除,民无宁日。
汪洋疾呼要加强社会管理,依法调解矛盾,这显然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根本没有对症下药。广东之乱的症结,实际上是贫富悬殊和官民对立,而不是刁民闹事。将板子打在老百姓的屁股上,既不公平又失正义,不仅于事无补,反而激化矛盾,乱上加乱。
号称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但在这场冲突中,官员到底站在谁的一边呢?是帮助弱势群体维权清算腐败,还是为权贵先富阶层保驾护航呢?事实证明,最终是以民为敌。
广东与重庆是中国发展模式的两个样版,广东主张做大蛋糕是第一要务,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则主张要在分好蛋糕的同时继续做大蛋糕。两种执政思路南辕北辙,广东的警察在演习时以讨薪工人为目标,重庆警方则为欠薪工人主持公道,拘捕无良老板。
一个为权贵服务,一个为弱势鸣不平,所以广东与重庆也是两重天。重庆街面风平浪静,不要说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就连单个的上访维权也少见;而广东骚乱此起彼伏,从潮州骚乱到增城骚乱,从汕尾骚乱到中山骚乱,如同军阀混战。
广东将「幸福广东」挂在嘴边,天天吹日日叫,但这种烽火连天的日子,对广东百姓是痛苦还是幸福呢?汪洋早前千里迢迢到德国学习社会管理,但取回来的「真经」是否能用呢?幸福广东,对老百姓只是一片浮云,对官员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明年是农历龙年,神州到底是翻江倒海,还是波平浪静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你可能喜欢的: